Hi:欢迎来到高赢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主页 > 文学论文 > 宗臣《报刘一丈书》研究

宗臣《报刘一丈书》研究

作者2021-06-04 18:06未知
 


摘要 纵观宗臣的《报刘一丈书》这篇文章,用冷峻的讽刺,漫画的笔法,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再现了明朝嘉靖年间的社会现状,刻画出官场的人情冷暖,具有较高的现实意义和艺术价值。同时该文作为一篇朋友通信,也具有极高的写作技巧;已有研究文章此点涉及不多,本选题意在此点用力,由此深入挖掘宗臣写此文的背景和目的。首先,本文从《报刘一丈书》已有的研究成果、经典人物形象、这篇文章的文体、文本内容等方面进行分析,进而深入了解宗臣的《报刘一丈书》。其次,研究本文究竟是议论文还是记叙文;再者,研究文章结尾劝刘一丈要“宁心”的目的。
关键词 宗臣  《报刘一丈书》  文体  写作用意
 
A Study of Zong Chen's Report to Liu Yizhang
Abstract  Throughout the article of Zongchen's "Liu Yizhang's Book ", with the cold satire, the cartoon's writing method, molds the typical character image, reproduces the social present situation during the Jiajing period of the Ming Dynasty, portrays the officialdom and warm, has the high realistic significance and the artistic value. As a friend, this article also has a very high writing skills. There is not much involved in this article. First of all, this article from "Liu Yizhang's book" existing research results, classic characters, the style of this article, text content and other aspects of analysis, and then in-depth understand Zongchen's book Liu Yizhang. Secondly, it studies whether the article is argumentative or narrative; moreover, the end of the study urged liu yizhang to "peace of mind" purpose.
Key words  Zong Chen  Liu Yizhang's Book  type of writing  Writing purposes

目录
引  言 1
一、 宗臣《报刘一丈书》的文体之争 2
(一)古今学者对《报刘一丈书》的不同见解
(二)《报刘一丈书》是书信体议论文
二、《报刘一丈书》的写作用意 5
(一)“上下相孚,才德称位”的用意
(二)文末宗臣要刘一丈“宁心”的用意
三、浅议《报刘一丈书》的主题思想 9
(一)从文章内容探究《报刘一丈书》的主题思想
(二)《报刘一丈书》对现世的影响
结  论 11
参考文献
致  谢 13
 
 
 
 
 
 
 
 
 
 

引  言
通过对宗臣的《报刘一丈书》这篇文章的反复拜读、大致梳理,再加上资料的收集、整理、阅读过后,粗略地了解到在“严嵩为相,权倾天下”的明朝万历年间,大多士大夫曲意逢迎,而宗臣不附权贵,袒露心声。对“上下相孚,才德称位”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从而写下了《报刘一丈书》这篇文章。
对宗臣生平进行系统研究的是顾国华先生,他的《宗臣研究》将宗臣的家世生平、作品创作(诗赋和散文)、思想内容、和“后七子”的关系,以及前人对他的评述汇集成篇,为今后的研究提供了众多便利。
宗臣为明代复古派主要人物,后人对其诗文也是褒贬不一。主要有“后七子”领袖王士贞《艺苑卮言》对宗臣诗文给予了高度赞赏,胡应麟《诗薮》亦云其乃“卓然名家”[]。但是以钱谦益和陈田为代表的几位名家却对后七子评价不高,认为其文随波逐流,千篇一律。自然而然,对宗臣的评价亦是如此。
对宗臣诗文的研究中,诸多研究论文大都围绕《报刘一丈书》展开,就论文的数量来说,是匮乏的,能够准确查阅的,也不过二十来篇;就论文的质量来说,其文章的内容大多围绕评议内容,考证宗臣与刘一丈的交谊,备课摘要,自学导读,或是点评其讽刺的手法等方面来展开。
    前人研究认为,本篇文章是书信体散文,之所以能够流传千古,除了作者独具匠心的构思,更多的是不多见的漫画手法,再加上对比和衬托等方法,就恰到好处地剖析当时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上下相孚”的现象,以此来揭露当时官场的黑暗和腐朽。人物的刻画虽然着墨很少,但是恰到好处,细节之处更是活灵活现,惟妙惟肖。在深入浅出之间刻画了一副官场现形图。
《报刘一丈书》在艺术上最大的特色就是运用漫画手法,行文自然流畅,别具一格。对此,郭预衡先生给予了这篇文章高度的评价:“世人谓七子之文,大半拟古,但是像这样的文章,则亘古未有。” []   
     明代何良俊强调《报刘一丈书》“此皆余所目击”,可见宗臣为文真实不虚。清代王先谦在《宗子相先生诗集序》中云:“兴化宗子相先生,前明嘉靖七子之一也。方先生官稽勋员外郎,为严嵩所恶,有刚正不阿之节。”[]可见宗臣为人刚正不阿。正所谓有塞天地之气,而后有垂世之文。
    宗臣该文虽然获得很高评价,但有些问题人们认识不一,或很少关注,前者如文体的确认,后者如作者写作用意及其与主题的关系等。本文拟在此用力,向大家请教。首先,来研究研究本文究竟是议论文还是记叙文;其次,研究文章结尾劝刘一丈要“宁心”的目的;再者,宗臣在这封信中揭露官场腐败的具体原因和用意。
 
一. 宗臣《报刘一丈书》的文体之争
关于《报刘一丈书》的文体,历来就是有争议的,各学者有其不同的观点,并且给出了有力的佐证。
(一)古今学者对《报刘一丈书》的不同见解
部分学者认为《报刘一丈书》是记叙文。提起记叙文,我们是再熟悉不过的,那么什么是记叙文?在我们看来,是指写人、叙事、写景、状物的一类文章。首先,它的记叙方式众多,且我们都理解,比如顺序、倒叙、插叙、补叙和平叙;其次,它的表达方式常常以叙述为主,再加上描写、抒情和议论;最后,它的抒情方式分为直接抒情和间接抒情两类。而且,记叙文中的议论一般来说是夹叙夹议的,意在升华主题,同时又会引起读者无限的遐想和深思。那么,众所周知,记叙文是一种把写人、叙事、状物,写景作为主要内容的文体;记叙文通过记叙具体事件、描绘和刻画人物的性格,来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一般来说可以分为以写人为主的记叙文和记事为主的记叙文,其具有形象性、典型性等特点。从《报刘一丈书》来看,宗臣用了漫画的笔法和生动形象的叙述刻画了奴颜媚骨的干谒者、狗仗人势的守门人、惺惺作态的大相公等形象,并且表达了自己对这昏暗腐败、卑鄙无耻的官场的厌恶之情。以此来看,诸学者提出这是记叙文也是有理有据的,文章的确是表达了思想,刻画了人物。
当然,仍然有部分学者把《报刘一丈书》看作是议论文。所谓议论文,必须有论点、论据,摆事实和讲道理。我们看这篇文章,全文是围绕“才德称位,上下相孚”展开的,开篇就开门见山,说出自己的观点“夫才德不称,固自知之矣。至于不孚之病,则尤不才为甚。”[]其意义是在说“我本来就知道,我的才能和品德与我的职位并不相符,至于上下级不能相互信任,在我的身上是表现得淋漓尽致。”紧接着亮出问题“且今世之所谓孚者何哉?”[]而后以漫画笔法描绘了一副以干谒者、大相公、守门人为主人公的连环画。通过这几人的动作,神态,和语言,向读者生动形象地展现了所谓的“上下相孚”[]究竟是什么。最后“此之所谓上下相孚也”[]收束全篇。读来有理有据,既有鲜明的论点,也有使人信服的论据。
此外,有部分学者把《报刘一丈书》看作是散文。以我们现有的知识水平来看,熟悉的“散文”是一种文体名。六朝以来,为区别于韵文、骈文,而把凡是不押韵、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概称散文。随着文学概念的演变和文学体裁的发展,散文的概念也时有变化,在某些历史时期又将小说与其他抒情、记事的文学作品统称为散文,以区别于讲求韵律的诗歌。我们耳熟能详的名篇,像是《桃花源记》、《岳阳楼记》、《逍遥游》等都是散文。那书信体散文,则有司马迁的《报任安书》、夏完谆的《狱中上母书》等。古人作文大多都讲究章法的,有学者认为《报刘一丈书》是一篇构思巧妙的古代书信体散文。众所周知,这篇文章不仅有淋漓尽致的描写、议论、叙述,还有严谨的结构。部分学者认为这是一封书信,因为书信体常规从寒暄语入手,委婉得体,亲切自然。开篇便是一番客套“在数千里之外时常得到您老人家的来信,安慰我的长久想念,这已经十分幸运了。”这还不够,还提及了“长者之不忘老父,知老父之念长者深也。”[]如此的开场白,自然是给学者们的观点提供了不少依据。接着,文章把“上下相孚,才德称位”作为切入点,在第二段别开生面地描写了媚客奸相们的丑恶嘴脸,揭露了明代官场的腐败不堪的同时,也能看到作者身上所散发的凛然正气。都说书信体散文是最能反应作者心声的,那这篇《报刘一丈书》显然是表现了作者内心的高洁,不与恶势力同流合污,我们从字里行间都能深切地体会出来。
(二)《报刘一丈书》是书信体议论文
我更倾向于把这篇文章认定为议论文。通过对《报刘一丈书》的仔细研读,我们会发现,这虽然是一篇书信,看起来是家常问候、抱怨、鼓励,但是每一个自然段都有其存在的意义,都恰到好处地符合了议论文的行文方式。
第一自然段便是熟络的套近乎,表示自己对长者的想念,不仅是自己,还有自己的父亲,也是牵挂长者的。在我看来,这些寒暄并没有显示出宗臣与刘一丈关系有非常亲密的地方,反而让我读来只觉得他们之间的情感也许只是浮于表面。试想,你如果和自己的挚友通信,是不会有那些说辞的,只会直接道出衷肠,诉说自己的烦心事,把对方当作一个“垃圾桶”。所以,我对他们之间“忘年之交”的情谊颇有疑惑。也许,他们也只是长辈对小辈的关切和爱护,小辈对长辈的尊敬和爱戴而已。而且,在这一番“周折”的问候背后,一定有各自心里不同的小心思。这只是一封宗臣给刘一丈的回信而已,虽然我们没有看见来信的内容是什么,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给我们留下了无限遐想的空间,留下了不一样的可能。宗臣既然如此客套的回应刘一丈,那他的来信也不会仅仅只是问候而已,就有了一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感觉在里面。
第二自然段借对方来信称赞自己“上下相孚,才德称位”这句话中的“上下相孚”着重发挥,以此为切入点,巧妙地揭露了当时腐败昏暗的官场群丑图。第二自然段在全文中来看,是最短的,也是非常重要的。它的作用就是我们常见的引起下文。让我感觉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这样的一句话:“至于不孚之病,则尤为不才。”[]它的意思是在说:“至于不能做到上下相互信任的弊病,在我的身上表现得更厉害了。”因为刘一丈是在教导宗臣上下级之间要相互信任,才能和品德要与职位相符合,所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宗臣在这封书信的开篇就反其道而行之,明明白白,开门见山说出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呢?这又给读者留下了悬念,看似随口一说的一句话,却引起了接下来的一番言论。看似随意,但是我却觉得每一步都“咸淡适宜”。
当我们阅读到第三自然段时,就像在看一副生动的连环画:首先是干谒者和守门人的,他们之间的言谈举止都让人过目不忘;其次是干谒者和大相公的,着墨不多,仅寥寥几笔,便将他们的嘴脸展露无遗;再者是守门人和大相公的,虽然这条线未曾点明,但我们依旧可以想象出这对主仆之间是狼狈为奸已经成了习惯的。这段话是整篇文章的重中之重,更是将三个人物形象描写得活灵活现,而这三个形象,恰好反映了当时社会的三类人:有权有势的当权者,虚伪又狡诈,以权谋私还能做到面不改色、心安理得;仗势欺人的守门人,明明是地位低下的仆人,却因主人的缘故故意放高姿态,洋洋自得,以此来收受贿赂,可耻至极;还有奴颜媚骨的干谒者,为了达到目的,从不考虑尊严和荣辱。
第四自然段开始写作者自己存在的“问题”,宗臣从不像文中的干谒者那样,为了自己的前途去讨好大相公,从而在官场上找到靠山。对于当权者的家门,除了逢年过节去送一张门贴,其余时间就算路过他们的家门,也是快马加鞭,从不停留。由此可见,宗臣与上下级的关系并没有做到像刘一丈所说的相互信任。在这字里行间,我们可以看出,宗臣对于上下级的关系,并不屑于去维护,并且透露出一种轻蔑的意味。宗臣的这一段自我叙述,并不是闲来之笔,而是在照应上文中的“上下相孚”。读文至此,不禁疑惑:为何宗臣要在给刘一丈的回信中说到自己上下不孚的事情呢?照理来说,对于长者给自己的建议,理应在回信中表示感谢,并且表示自己会努力去做的信心。如此一来,岂不是驳了长者的颜面?这些问题都是在读了文章数次后遗留在脑海中的疑问。
作为文章的最后一个段落,按照常理来说是收束全篇的,这篇文章也不例外。书信的最后一段,无非是表示自己诚挚的祝福,《报刘一丈书》的最后一段,写了刘一丈虽然有才识有抱负,但是这一生都没有得到当权者的重用,空有满腹的才华,但是无用武之地。像刘一丈这样的人都没有得到重用,又何况是自己呢?我们不难发现,全文重在写“上下相孚”,对于“才德称位”却没有过多的笔墨,但是在这一段,几笔的勾勒便呼应了上文中的“才德称位”。最后两段的内容看似只是简单的自嘲和对刘一丈的劝慰,是同文章第一段一样,不过是几句客套话而已,却是“别有用心”的,它是在无形中总结了全文,使文章头尾相接,环环相扣。
经过以上的分析可知,第二自然段远远不止之前所说的引起下文那么简单,而是直接是提出论点——我做达不到上下相孚。第三自然段是反证法,属于对第二自然段“上下相孚”的反证。宗臣将“上下相孚”的丑态写得淋漓尽致,目的就是来反证宗臣是必然做不到的。再看第四自然段,则是直接以自己的行为来论证做达不到上下相孚。全文主体在此,肯定是议论文无疑。而本文的特殊性就在于作者巧妙的手法:第三自然段主体不是议论的表达方式,而是记叙的表达方式,又因第三自然段占全文比例之重,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一篇记叙文。经分析,可以明确,第三自然段所有的记叙皆是为第二自然段提出的论点服务的,也就是我们熟悉的论证过程。
二.《报刘一丈书》的写作用意
(一)“上下相孚,才德称位”的用意
通过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上下相孚,才德称位”是整篇文章的话题中心,围绕着这句话,作者展开了一系列的论证。宗臣和刘一丈的关系也是理解用意必不可少的一步,从《兴化县志·刘玠传》记录的内容来看,刘一丈这个人“负才瑰玮、博识强记”[]。从这些言语中可以见得他学习十分刻苦 ,因此才能卓越不凡。但是,事与愿违,他虽然多次参加科举考试,都没有能够获取功名。所以当时的许多人都为他感到可惜与遗憾。随着刘一丈的年岁愈大,他也无心再为功名和仕途奔波,后辞官,最后以平民的身份死于乡里。所以刘一丈的一些朋友们对于他的遭遇,都表示可惜和痛心。其友李春芳曾感慨:“韬芒弗试,命也!云何衡门栖迟,抱膝长歌!”[]宗臣也曾为他叹息道:“长者之抱才而困,则又令我怆然有感!”[]可让大家怎么想也想不到的是,他虽然怀才不遇,仕途坎坷,但是人并没有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颓唐,依旧认真处世,踏实做人。刘一丈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即使屡试不中,依旧勤学不缀。不以岁废耘,不以困废学,未尝一日辍吟诵,勤勤恳恳。
在《宗子相集》中,我们可以查找到和刘一丈相关的诗文共计七篇,从这些文章中可以得知,刘一丈是宗臣父亲宗周的世交,较宗臣大二十九岁,亦是宗臣塾师。再从《报刘一丈书》一文中“即长者之不忘老父,知老父之念长者深也”[]可以知道,刘一丈和宗臣的父亲宗周是好朋友。宗臣在另一篇文章回忆道:“余之孩也,云置之膝弄焉,辄叹曰:‘是儿勃勃英气’,稍长,睹余词,则又以国士顾余,时时为人诵说:‘宗生!宗生!’云。”[]这些文字足以见得刘一丈对宗臣是十分欣赏的。
有了这些了解,我们再来看《报刘一丈书》这篇文章,由于这只是一封给刘一丈的回信,至于来信的内容我们是无从得知的,只能凭借只言片语去猜测刘一丈到底说了些什么。可以明确的是:这八个字是刘一丈在来信中对宗臣所说的。但具体理解,学者有分歧,他们对这句话用意的看法,可以简单的总结成两个:一是劝诫宗臣要做到上下相孚,才德称位;二是夸赞宗臣做到了上下相孚,才德称位。
如果是第一种,是在劝诫宗臣做要做到“上下相孚,才德称位”[],那刘一丈为何要这样说?我们可以知道,彼时刘一丈是一个已经年满六十、壮志未酬的老朽,他的一生仕途不顺、怀才不遇;于此同时我们也了解到,尽管如此蹉跎,他依旧勤恳学习,忧国忧民,对宗臣这样的后生也是关怀备至,所以作为深谙官场套路的前辈,为了使后生少走弯路,提出一些宝贵的意见,也是情理之中的。这一说法在一些著作中可以找到依据。李春芳的《墀石刘会丈六十序》中记载:“……而君则降屈体貌,乐与予辈群儿诸子所为艺……”。[]像是这样的描述多次地出现在宗臣和李春芳的诗文里,所以关于刘一丈关心爱护小辈的说法是有依据可寻的。这段文字间接地证实了这是在劝诫宗臣要做到“上下相孚,才德称位”。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刘一丈很明白宗臣是一个满腹经纶、才华横溢、年轻气盛的小官,但是正是因为年轻,所以面对官场的是非,有很大的可能去做出什么出格的、冲动的事情,从而生出事端、招惹是非。刘一丈爱惜后生,对于宗臣能否在官场中保存自己感到十分忧虑。因此用“上下相孚,才德称位”八个字来勉励他,希望他可以做到刚柔并济,把握和处理好同上下级的关系。如此一来,不仅能很好的保护好自己也能在官场上游刃有余。
然而真是如此吗?我坚信这位饱受“摧残”的刘老对于人情世故早已经了然于胸,那这样说来,刘一丈作为一个一事无成的老朽,而宗臣却在朝廷为官,一介平民刘一丈凭什么劝诫做官的宗臣?如果说这八个字是劝诫宗臣处理好上下级关系,那自然是十分牵强的。从《报刘一丈书》的开篇“何至更辱馈遗,则不才益将何以报焉?”[]可知,刘一丈不仅给宗臣写信,还会送礼。所以在我看来,刘一丈是深谙官场套路,熟知人情世故的,他断然不会做出一边送礼、一边劝诫这样自相矛盾的怪事。但凡是个聪明的长辈是不可能这样做的。不说当时的社会,就算是当下,成年人都明白这样的道理。劝诫他人并不仅仅是动动嘴皮子这么轻而易举,说出来的话能算得上是“劝诫”的人,也是需要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资格的。从一定的资料来看,刘一丈的确是宗臣的老师,他指导学生无可厚非;但由于地位的悬殊,劝诫的可能性就非常小了。
再者,从文章的结构来探究,如果是劝诫的意思,那文章第三自然段宗臣的一番言论是符合这样的说法,但是从全文的整体性来考虑似乎欠妥。首先是第二自然段的“夫才德不称,固自知之矣;至于不孚之病,则尤不才为甚。”[]这句话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就这简简单单的一个“甚”字,我仿佛能看到宗臣竭尽全力去抗拒的样子。若只是自己老师的劝诫,作为学生,无论接受与否,出于礼貌和尊重,只需告知老师自己明白即可,何必去和他“唱反调”呢?其次,如果是劝诫,那最后一个自然段的议论就显得泛泛而谈,感觉就变味了,变成了老师劝诫我“上下相孚,才德称位”,我再劝老师“宁心”。这实在是读来勉强,很是不妥。
综上所述,我赞同刘一丈在夸赞宗臣“上下相孚,才德称位”,前面我们已经分析了《报刘一丈书》的文体,并且认为这篇文章是议论文,那根据文章的第三小节可以得知,宗臣以事实做论据,指出官场中所谓所谓相孚,是如此不堪,反推出自己主观上、道德上不认同这种相孚,也暗含做不到之意。文章第四小节又用自己的事实来证明不孚。至于为何宗臣会如此论述,我想也是和刘一丈来信的内容有关的。在什么情况下,我们会去夸赞别人?要么就是别人在这件事情上真的做得很好,自己是发自内心的佩服与赞赏;要么是有求于他人,不得不阿谀奉承几句。显而易见,刘一丈并非是因为第一种原因,在那样腐败的社会里,他很清楚地知道宗臣这位后生有自己的傲骨,不会摧眉折腰事权贵,所以我们排除第一个。那就是刘一丈是在“溜须拍马”,我总觉得用这个贬义词去形容这样一位不得志的老人,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了。但是从《报刘一丈书》的字里行间,除了看到当时社会的内忧外患、腐败昏暗,上下级之间虚伪的信任,更多的是那些明明才华卓越却得不到重用的能人,他们无力去改变,不得不安于现状。我想像刘一丈那样多才有博学的人,明明是鸿鹄,是不甘心做个小燕雀的,所以即便他在给宗臣写这封信的时候垂垂老矣,我依旧相信他是“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虽然对做官不再抱有多大的希望,但是这也是他一生的目标。古人寒窗苦读数十载,只求“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我想,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无关于年纪。所以刘一丈在写信时,夸赞宗臣做到了“上下相孚,才德称位”,也许是在变相地请求宗臣为自己谋求一官半职,想让宗臣为了他,也去“大相公”府中走一遭。但是这也仅仅是猜测,事实是怎样也不能再知晓了。只能说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们不仅要尊重前人的研究成果,也要有自己的思考。
(二)文末宗臣要刘一丈“宁心”的用意
对于宗臣在文末的“宁心”,大多持有相同的看法:宗臣作为当时的一个臣子,正处于严嵩专权跋扈的时期,忠臣失宠,小人得志。他对明王朝的前途既担忧又感到无可奈何。这简简单单的“宁心”之说,看似在劝刘一丈安心,又何尝不是在宽慰自己。
既然对“上下相孚,才得称位”的用意留有疑惑,我更多地认为这句话是在夸赞宗臣已经做到了“相孚”、“称位”,那文末的“宁心”自然而然也就意义不同了,这个问题自始至终都困扰着我。“宁心”二字所在的段落,品读百遍后,其意义也没有跃然纸上,只是大胆的猜测,宗臣竭力说自己上下不孚,也许是在委婉的拒绝刘一丈做官的请求。在我看来,刘一丈夸赞宗臣“上下相孚,才德称位”是有目的的,他想让正在官位上的宗臣给他谋求官职。但是从文中的第三段我们也看出来来了,宗臣否认了自己“上下相孚,才德称位”,那按照我的理解,是否可以认为他在委婉地拒绝刘一丈的委婉的请求。但明说拒绝,伤人脸面,说自己无力做到,就婉约些,对方易接受些。
宗臣生动地刻画了三位人物形象,恰到好处地反应了官场种种,也表明了自己不同其同流合污地高尚品行。宗臣是不屑于去拜访“大相公”的,连从他们的门前经过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又岂能像文中的干谒者那样不顾礼义廉耻去讨好“大相公”呢。
所以“宁心”二字在我看来可以理解为“死心”,宗臣是在告诉刘一丈,你的怀才不遇是我所同情的,你的才华也是我敬仰的,你的德行更是值得我钦佩的,你是我尊敬的师长、心心相印的挚友。至于你来信的意图,我早就已经了然于胸了,你熟知官场的套路,懂得“上下相孚,才德称位”的内涵,但是像让我去为你“开后门”这样的事情,恕我无能为力,我是不屑于去做的。上天赋予你如此优厚的才能和品德,即使是你想让我给你“开后门”,我也不会这么做的,不仅仅是我,就算是老天,也不让你轻易抛弃这种品格啊。况且我也是迂腐的坚守自己的本分而已,当权者的家门,除了逢年过节我去投送名帖以外,我是不会去的,就算是路过他的门前,也是快马加鞭,不敢久留,所以我是不被上级和长官所喜欢的,希望你能理解。
三.浅议《报刘一丈书》的主题思想
(一)从文章内容探究《报刘一丈书》的主题思想
仔细品读完这篇文章,我们会发现,文章不仅有精妙细致的构思,更是用上了漫画笔法,让人眼前一亮的同时,更是把人物描绘的活灵活现、惟妙惟肖。从而在深入浅出之间刻画了一副官场现形图,揭露了种种黑暗与腐败。《报刘一丈书》在艺术上最大的特色就是运用漫画手法,尤其是第三自然段,行文自然流畅,别具一格。对此,郭预衡先生给与了这篇文章高度的评价:“世人谓七子之文,大半拟古,但是像这样的文章,则亘古未有。”
宗臣用类似于漫画式的写作手法,冷语峻词之间,把一副官场群丑图活灵活现地展示在读者的面前:贪污受贿的大相公,狐假虎威的守门者, 谙熟官场的干谒者。
这三位典型人物中,刻画的最为生动的应该是干谒者。真可谓趋之于权奸之门,他的目的何在?当真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如此趋炎附势,不过是加官进爵。宗臣对此描绘的淋漓尽致,“日夕策马”可见其焦急迫切的心情,日夜不停,就像是十万火急的军令一般,非得要累死几匹马;“甘言媚词”、“作妇人状”、“袖金以私之”等情态和动作,写尽了其口蜜腹剑,阿谀奉承的丑态,我们都知道,在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妇女的地位是十分低下卑劣的,所以用这些字眼来形容七尺男儿,无疑是对他们最大的讽刺和讥笑;“不可忍,不去也”足以见得其即使受尽屈辱和苦楚,也不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他希望能见到大相公,并且是志在必得;“不敢不来”将其恐惧心理表现的一览无余,第一天没有见到,并且在饥寒毒热中受尽屈辱,但是依然忍气吞声,这样锲而不舍的精神要是用在正途上,何愁自己前途呢;“夜披衣坐”则写出了干谒者唯恐误了时间,从而影响自己仕途的忐忑不安,让人读来有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意味;“强忍、幸”等字词藏着干谒者无法言说的苦楚和耻辱,可以见得,他为了能够见到大相公一面,也是花费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出揖门者”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读来却让人觉得可笑可悲,干谒者费尽周折想去见到大相公,他也一定不是等闲之辈,但是面对门者,却依旧一副讨好的姿态。如此一来,干谒者的无节无耻之相就一览无余了。尤其是当他遇到认识的人时,那句“相公厚我!厚我!”使他的形象又跌了一个档次,不知道他是否忘记了站立在马厩中的耻辱,竟然如此洋洋自得,所有的不堪都随风而散了一样。
常言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句话用在干谒者和守门人的身上可谓恰到好处,从古至今,但凡是赏读过《报刘一丈书》的学者,看到的、批判的都是干谒者阿谀奉承的丑恶嘴脸,又有几人明白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为了好好活下去所做出的努力,而他只是用错了方式,只是想通过“走后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侥幸心理不仅仅是干谒者有,我想,很多人的脑海里都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有的人付诸行动去做了,有的人仅在脑海里闪过。而狐假虎威的守门人,也是这个社会上过的辛苦至极的底层人,他往往依托于别人的权势,自己则是看尽了别人的眼色行事。单单是从守门人对干谒者的前后不同态度,我们也应该可知他的不易与心酸。宗臣用笔呈现的这副“画”,显然是当时社会现状的真实写照,又何尝不是当今社会的缩影呢。
(二)《报刘一丈书》对现世的影响
《报刘一丈书》中干谒者的行为也就是我们当今社会所说的“走后门”,即用不正当的手段去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尽管如此,“走后门”的现象在当今社会上屡见不鲜,甚至可以说是习以为常。虽然我们很多人对于这种现象持有不满的态度,但是当自己有“走后门”的机会时,也不会舍近求远再去“走前门”。小到小孩的入学,我们常常会听到适龄儿童入学时,很多家长会想尽办法将自己的孩子塞进名校,美名其曰是让他们赢在起跑线上。对于这样的做法,很多人唏嘘不已,但是又不得不感慨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大到找工作,现下的社会,千金难求一个好工作,从入职到升职,除了自身的努力外,背后所走的后门也是很常见的。但是,我们应该要很清醒地明白:“走后门”是社会的病态,绝非常态。就像《报刘一丈书》中的干谒者,他通过“走后门”虽然达到自己的目的,也是遗臭万年的。
我们还未尝到过生活的苦,可多多少少也看见了这个社会的百态。无论是清晨四五点的太阳升起的时候,还是深夜十一二点星光闪耀之际,总有人披星戴月,奔波在各处。生活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工作亦是如此。虽未毕业,却也听闻求职的艰辛,所以对于“干谒者”的行为,表示理解但不支持。为何总是把希望寄托于他人一时半会的“相公厚我厚我”,而并非是靠自己的实力去力争上游呢?当然,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对于“干谒者”的处境我们不能全部得知,所以他的所作所为我们亦不能妄加揣测。虽然这种奴颜媚骨存在于各个时期,所幸我看到的是顽强的当代人努力生活的样子,他们虽然没有很高的地位,优越的生活环境,但选择了万事靠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去讨好别人,把所有的期待和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而不是像“干谒者”那样去溜须拍马、走后门。
总之,本文在刻画人物形象的同时,针砭时弊,揭露官场人情世故。无论是它巧妙的构思,漫画的笔法,还是对比手法,都在塑造经典的人物形象,讽刺当时腐败的官场现状。《报刘一丈书》出现在初中语文课本中,有其一定的教育意义,除了让今人了解到当时社会昏暗腐败的官场,更多的是让今人学习宗臣身上卓越不凡的浩然正气,以清醒的头脑更好地去应对工作和生活。
结论
根据现有的了解,《报刘一丈书》这篇千古流传的文章,正是明代文学复古派的“后七子”之一的宗臣所作,这篇文章惟妙惟肖、入木三分,曾被收录在《古文观止》中。纵观宗臣所处的时代,是16世纪明朝社会、政治腐败的时代:民不聊生、倭寇横行,百姓苦不堪言;当权者卑鄙无耻,贪污受贿,令人发指;宗臣便“经年不往,间经其门,跃马疾走”。《报刘一丈书》便是一副生动形象的官场现形图,再现社会现状,刻画官场人情冷暖。于此同时,也向世人展现了宗臣与刘一丈之间亦师亦友的微妙关系,通过这封书信的字里行间,给后来人留下无限的遐想与揣测。“宁心”到底何意,仍然值得我们去不断地探索和验证。
 
 
 
 
 
 
 
 
 
 
 
 
 
 
 
 
 

参考文献

[1] 顾国华.宗臣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
[2] 顾国华.有塞天地之气,而后有垂世之文[J].盐城师范学院文学院,2011,(02).
[3] 关真,黄岩柏.“刘一丈”其人及与宗臣交谊考实[J].辽宁大学学报,1987,(01).
[4] 姜峰.典型的形象,冷峻的讽刺[J].沙洲职业工学院学报,2001,(04).
[5] 赵明剑.“画”出来的人物骨像[J].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1,(09).
[6] 张志善.刘一丈生平小考[J].怀化师专社会科学学报,1988,(06).
[7] 杨迎春.宗臣《报刘一丈书》的艺术特色[J]克山师专学报,2003,(04).
[8] 王娴.宗臣散论[D].湘潭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
[9] 张广智.一副官场现形图[J]殷都学刊,1984,(03).
[10] 陈麟德,刘兆清.宗臣和他的《报刘一丈书》[J].扬州师院学报,1980,(04).
 
 
 
 
 
 
 
 
 
 
 
 
 
 
 
 
致  谢
时光匆匆如流水,转眼间又到了毕业季。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恰逢新冠病毒肆虐猖狂之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文学论文]宗臣《报刘一丈书》研究
摘要 纵观宗臣的《报刘一丈书》这篇文章,用冷峻的讽刺,漫画的笔法,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再现了明朝嘉靖年间的社会现状,刻画出官场的人情冷暖,具有较高的现实意义和艺术价值。同时该文作为一篇朋友通信,也具有极高的写作技巧;已有研究文章此点涉及不多,本选题意在此点用力,由此深入挖掘宗臣写此文的背景和目的。首先,本文从《报刘一丈书》已有的研究成...[全文]
[文学论文]中学语文个性化作文教学
摘要现今教学中思维定势对学生写作造成了约束,学生写作时无法写出真正的自我和真实的个性。而个性化作文教学的目标就是为了学生抒发感情,表达个性,把学生本身作为教学的出发点和目的地,这也是对人的人文关怀。本文基于个性的理论,对个性化作文教学做出了基础的探讨,针对个性化作文教学提出了基本的策略和方法。 个性化写作并不与考场作文相反,本文旨在通...[全文]
[文学论文]郑板桥题画诗研究
摘要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他的诗书画堪称郑虔三绝。他的绘画与题画诗独具一格,自成一家,影响深远。本文主要论述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背景、创作理念、创作内容、创作风格,从文学价值、审美价值、文化价值等方面入手,初步阐释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价值、创作影响。 关键词 郑板桥 题画诗 创作内容 创作价值 创作影响 A study of zheng banqiaos painting poem...[全文]
[文学论文]恽珠研究
摘要 恽珠是清代闺秀论坛的奇葩。她一生相夫教子,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职责,从而成为了贤妻良母的典范。作为古代的一个女子,她的职责算是尽到了。她自身在诗词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她的诗词中充分反映了她创造出来的多彩斑斓的世界以便能够帮助我们更加全面的深入了解清代大家闺秀的生存发展状态和清代诗歌的内涵与概貌。此文将首先详细介绍恽珠的家世和文化背...[全文]
[文学论文]元好问山水诗研究
摘要元好问是金末元初伟大的作家、历史学家和诗歌评论家,山水诗发展到金元时期,由元好问推向新的高潮,除了简单的模山范水之外,元好问还将难以抒发的爱国情怀和朋友间的真挚友谊写进山水诗篇,形成了悲壮与雄浑一体的独特诗风。诗人喜爱高山流水连带着亭台楼阁,既有雄肆豪放、跌宕多姿的古体山水诗,又有笔力苍劲、蕴含深厚的律体山水诗,使得七律与七古成为...[全文]
[文学论文]庾信诗赋中的乡关之思
摘要庾信是南北朝时期由南入北的一位重要文人,其入北后的诗赋充斥着深深的乡关之思,其诗赋中的乡关之思具体表现为故国之思、羁旅愁思、忏悔反思,而究其乡关之思的深层意蕴,可以看出庾信的忏悔精神与忠孝之间的矛盾心理,同时这也是庾信后半生羁旅生涯的精神支柱。 关键词 庾信 乡关之思 忏悔 羁旅 The Thought of Xiangguan in Yuxins Poems Abstract Yu Xin was an important literati ...[全文]
关闭窗口 论文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