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高赢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主页 > 文学论文 > 解读《生活秀》中的底层市民女性来双扬

解读《生活秀》中的底层市民女性来双扬

作者2021-06-04 16:29未知

 摘要 池莉善于新写实风格的小说创作,她以独特的女性视角去关注底层市民女性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境况。她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和生活态度,书写着底层市民女性如何走出家庭,自立自强。论文以《生活秀》为例,解读主人公来双扬的多维性格,分析她是如何化解事业、家庭及爱情方面的难题。从来双扬的为人处事中探索出来双扬的生存原则,体现其女性自主性,给予当代女性以生活启迪。
关键词 来双扬  底层市民  女性意识 
Interpretation of the bottom citizen women
Lai shuangyang in the "Life Show "   
Abstract Chi li is good at novel creation with new realistic style. She pays attention to the real situation of the underclass women in real life with her unique female perspective.Combined with her own life experience and life attitude, she wrote how the bottom of the city women out of the family, self-reliance and self-improvement.The thesis will take Life Show as an example to interpret the multi-dimensional personality of the protagonist Lai shuangyang, and analyze how she solves problems in career, family and love.The living principle of Lai shuang yang has been explored from her behavior and doing, which reflects its female  autonomy and enlightens contemporary women's life.
Key words Lai shuang yang  bottom citizen  female consciousness  
    

目  录
 
 
引  言
一、池莉底层市民女性书写的成因
(一)池莉的成长及其创作经历
(二)“汉味”风情的影响
二、 底层市民女性来双扬的多维解读
(一)事业中的实干形象
(二)家庭中的慈母形象
(三)爱情中的理性形象
三、池莉底层市民女性书写的价值意义
(一)突显底层女性境遇关怀
(二)呼吁现代女性重塑自我
结  语
参考文献
致  谢
 
 
 
 
 
 
 
 
 
 
 
 
 

引  言

《生活秀》秉持着作者池莉一以贯之的新写实风格,全方位地讲述了吉庆街的个体女老板来双扬的生活。来双扬在吉庆街经营着自己的小生意,过着日夜颠倒的日子。她的家庭不能给她任何帮助,她不得不挑起大梁。她的父亲不堪生活的重负,抛弃四个孩子,独自同寡妇范沪芳生活去了。她的哥哥不成器,娶的老婆也是贪婪懒惰的。妹妹是家里读书最多的,但心比天高,不切实际。弟弟呢,长得最标致,却走上了吸毒的不归路。池莉说她的作品都是在写一种不屈不挠的活,来双扬正是在逆境中不屈不挠,无畏前行。文章将围绕《生活秀》中的主人公来双扬,解读她是如何应对生活给予的苦难,探讨其性格的多面性。进而揭示底层市民女性的生存环境,阐述池莉对底层市民女性形象书写的现实意义。

一、池莉底层市民女性书写的成因

(一)池莉的成长及其创作经历

池莉出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她所处的社会刚刚经历了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洗礼,将人们从封建思想的局限中解放出来。作家们在文学创作中开始强调人的主体地位,放大笔下人物的七情六欲。池莉关注与表现中国人真实的生命状态,她对于底层女性人物的塑造最为典型。池莉塑造了形形色色的女性形象,将身处不同境遇中的女性真实地呈现在读者眼前,诉说着她们的喜怒哀愁。
池莉在创作中慢慢探索,萌芽中的女性意识逐渐发展成为后期成熟的“女性主体写作”。[]早期作品《细腰》,描写了两个老人的老年相聚。年轻时因为一些原因分开,年老时再次相逢,虽然她已满头银丝,但腰肢依然纤细。她的温柔与体贴,令他暂时忘记周围的糟心事,有些倦鸟归巢时的安稳。可以发现,此时池莉描写的女性形象依然践行着传统道德对她们的规范,她们依然以男性为中心,将自己的生命与男性捆绑在一起,丧失自身的独立人格。
到了九十年代的社会转型期,物质经济快速发展,女性走出家庭,开始找寻自己的社会价值。池莉的创作也出现转折,她偏向于女性立场。她认真审视女性,深切关注女性生存所遭遇的困境,传达女性独立自强的呼声,削弱男性的社会存在意义。即使生活处处潜伏着艰辛与考验,她笔下的女性人物依然努力活出自己的个性。她们不是菟丝花,不需要依靠他人而成活。她们自觉地要求在经济以及精神等方面摆脱男权控制,而趋向自立与自强。《生活秀》中的主人公来双扬便是这类女性的典范。

(二)“汉味”风情的影响

池莉的小说一直包含着浓厚的“汉味”元素,描绘了武汉方方面面的风情。池莉十八岁那年下乡,度过了两年知青生活。回到武汉后,她被分配到冶金医学院读大学,毕业后便分到卫生所当医生。那几年的经历,培养了池莉的共情能力。当病人讲述自己的病情,她就能在自己身上找到点,“他说哪疼我就哪疼,他怎么疼我就怎么疼”。后来她弃医从文,全身心投入到写作中,医生时代的影响还在延续。当她与街上行人擦肩而过,或是闲聊几句,那个人便会留在她的心中,成为她未来创作的素材。池莉在武钢卫生所当医生的那段日子里,深入地了解了底层劳动人民的现状。所以她笔下的景和人,都不是悬在半空的,而是切实地存在。走在街头,那一个个故事的原型可能就会出现在你面前。武汉有个吉庆街,是夜间的一道独特风景。绕过江汉路明亮的商铺、规整的街道,穿过一条人挤人的夜市、摆满地摊的小巷,巷尾便藏着吉庆街。不算宽敞的街巷里,小贩尽情吆喝,游客络绎不绝。池莉在构思《生活秀》的时候,多次去吉庆街收集素材,了解那些个体经营者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最终创作出了来双扬。
武汉位于长江中游,是我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商人与旅客来来往往。武汉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四季分明,夏天高温、冬天寒冷。这样的地理位置及气候特点使得这座城市越发开放,呈现出与众不同的风味,即为“汉味”。当这种汉味浸润到人们的性格中,便造就了武汉人特有的泼辣、大胆,也带些江湖气。《不谈爱情》中庄建非与吉玲的第一次大吵,吉玲一改往日模样,大骂;“好!动武了!庄建非,你打老子,你这个婊子养的!”[]庄建非不曾想到往昔纯情的吉玲会说出这样的话。吉玲是地道的汉口小市民,生于花楼街,骨子里有类似母亲的泼辣样。《生活秀》中的来双扬,给读者留下的第一印象也是泼辣。没有父母的庇护,独自拉扯妹妹弟弟长大,能在复杂的吉庆街立足,自然不是个好说话的人。当然,来双扬的泼辣也不是片面的,这种辣还掺和着些许温情。来双扬对弟弟双久万分疼爱,辛辛苦苦地为弟弟置办了一家小酒店。来双扬对自己的侄子来金多尔,也是极为上心。她把侄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来对待,为他买学习用具,负担他的教育费用与日常开销,甚至打算等来金多尔长大后,便送他出国。面对她爱的人,来双扬毫无保留地奉献着,温柔似水,流露出来的是一种醇厚的爱。
池莉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她用心地体会这座城市的心跳,并向读者传达着这座城市的风情。所谓“汉味”,不只是指武汉这座城市的人文风情、习惯风俗,它更是这座城的文化内涵、思维方式,是一种难以言明的神韵。当作者将地域文化与地方风情同书中的“人”结合,读者被书中的人物打动,此时人物所处地域的魅力也就不自觉被读者接受了。

二、底层市民女性来双扬的多维解读

(一)事业中的实干形象

来双扬是池莉笔下少有的女强人形象。母亲在她十五岁那年去世,她的父亲难以抚养三个孩子,也很快抛弃他们,跟寡妇范沪芳过日子去了。那时候的来双媛刚刚上小学,来双久正嗷嗷待哺。来双扬拎着家里一个煤球炉子去街道上卖炸豆腐干,没想到这生意倒是养活了自己和家人。来双扬大概是吉庆街无证占道经营第一人,也是第一个个体餐饮经营者。从那以后,吉庆街变得热闹了,个体经营顺势而起。之后来双扬摆起卖鸭脖的摊子,还为弟弟办起一个“久久酒店”。来双扬与吉庆街,互相成就,谁也离不开谁。
她的妹妹来双瑗却是不服来双扬的,她自恃多读了几年书,瞧不起吉庆街的来双扬。她喜欢在人前找一个话题大谈阔谈,表现她的机智和雄辩,别人评价她颇似鲁迅,她很是得意。来双瑗仿佛活在乌托邦中,在自己市郊新型的生活小区中做着高雅的梦。来双扬一直很清醒,她清楚自己出生在吉庆街,就得选择小市民的生活,她在吉庆街辛辛苦苦地做小本生意,才维持了来家的生活。而她的好妹妹不屑于她的生意,沉迷于自己松散不定的特约特聘工作。看着光鲜亮丽,殊不知只是镜花水月。小金呢,是个下岗工人,白天沉迷于炒股票,晚上去广场跳舞,不愿吃苦,不把家庭当回事,还撺掇着来双元抢走来家老宅的房产权。如此鲜明的人物对比,烘托出来双扬头脑灵活,吃苦耐劳。她不像来双瑗和小金那样,心比天高,不切实际。她心里清楚她与吉庆街是分不开,她的营生才是她一辈子的依靠。
来双扬在生意场上是颇有一些手段的,才能成为吉庆街的名人,大家都给她一些薄面。众人对她的尊重和维护不需要来双扬刻意索取,但对于老房子的产权,倒是花费了来双扬不少的精力。来双扬不仅想抓住目前居住的这一间,还想将刘家抢走的那一间也讨要回来。来双扬在与哥哥来双元大吵一架后,领教了来双元的自私与蛮横,也更加坚定了掌握房产权的决心。被哥哥气哭了一晚上后,来双扬重振精神,势要达成目的。
 来双扬首先去了来崇德的住处,解决父亲与范沪芳这边的难题。来双扬带着用心准备的礼物去看望范沪芳,好言好语哄好了后母,一笑泯恩仇。来崇德看到家里“母女”和谐的场景,瞬时爽朗了,笑眯眯地答应把来双扬定为老房子的继承人。来双扬深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紧接着她又将九妹嫁给了房管所张所长的花痴儿子,如此一来张所长才真正地把来家房子的事情放在了心上。

 (二)家庭中的慈母形象

母亲去世后,来双瑗和来双久都是来双扬一手带大的。俗话说“长姐如母”,来双扬硬闯出一条生路,撑起了这个家。就算来双元再无赖再粗俗,来双扬还是能容忍来双元住在她家,一日三餐供着他。为了来双元家庭安稳,来双扬全副武装地去找小金理论,警告小金以后安分些。来双扬也知道来双瑗瞧不起自己,不过依然替她交清了兽医站的劳务费。她愿意维护来双瑗的自尊心,不向她揭示残酷的现实。来双扬非常疼爱弟弟,用自己辛苦攒下来的钱盘下一间饭馆送给了久久,还取名为“久久”酒店。久久进了戒毒所,来双扬也未曾放弃过他。对于自己的侄子来金多尔,来双扬更是付出了太多。多尔出生后是来双扬奶大的,多尔的名字是来双扬取的,来双扬甚至将多尔的未来打算好了,要攒钱送多尔出国留学。来双扬因为医疗事故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但在她的身上却散发着浓浓的母爱光辉。她为来家所操的心,不论大大小小,都诠释了母爱的品格。但在感慨来双扬母性光辉的同时,我们也无法回避她的一些不当举措。她的溺爱是来双久堕落的原因之一,即使来双久因为吸毒进了监狱,来双扬还知法犯法,借探监之名偷送毒品。故而作者也在文中发出感慨,“母爱真是世界上唯一兼备伟大与糊涂的激情”。[]爱使女人奋不顾身,就像男人痴迷于权力。来双扬瞬间就换了一副模样,成为一个既没有脾气,也没有原则的慈母。
母性是女人的天性,在中国传统意识中源远流长。女娲造人,为人做媒,是远古人民最初对女始祖的尊崇。池莉在其小说创作中,一直遵循着女性“为人母”的原则。《太阳出世》中处级干部家庭出身的李小兰,在朝阳出生的过程里慢慢从娇气霸道的大小姐蜕变成懂事稳重的母亲。《你是一条河》中早年丧夫的辣辣,忍受着生活中的苦难,将八个孩子拉扯长大。无论是李小兰还是辣辣,抑或是来双扬,她们虽然有着文化水平,生活背景等方面的迥异差距,但是在“为人母”这方面却有着相似的原则。即使来双扬面对事业时有着冷静犀利的目光,但在家人面前,还依然保持着感性的“奉献”原则。可以看出,作者笔下的来双扬是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女性。她敢在吉庆街无证占道经营,做那“吃螃蟹的第一个人”,是新时代独立女性的典范。同时呢,她又有着极强烈的家族观念,努力地支撑起整个来家。“中国式作风”在她身上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三)爱情中的理性形象

   来双扬曾经有一段失败的婚姻,或许是因为意外流产被婆家嫌弃,又或许是男方始乱终弃,这一切已经无证可查。不过来双扬仿佛从未对这段婚姻感到遗憾或是忧伤,这段过往如同梦一样,虚无缥缈。吉庆街的来双扬,在生意场上风生水起,摸索出一套独特的待客之道。她摆脱年少时的俗气,多了些风韵。她在摊子前面不吆喝招客,只是静静端坐着,眼神清澈,在嘈杂的夜市间显得与众不同。有客人来买鸭脖,来双扬不卑不亢,干净利落地装盘好鸭脖,一双如葱的玉指,隐隐勾起了食客的情怀。她优雅地点起一支烟,摊前人来人往,与她无关,这瞬间她仿佛不是置身在杂乱的吉庆街。
直到卓雄洲来了,走入了来双扬的眼睛里。来双扬不会在卓雄洲面前太摆架子,有时也会说几句软话哄哄他。他在这里吃了两年的鸭脖,虽不表态,但来双扬心里是透彻的。卓雄洲是什么人呢?早年待在军营里,如今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家中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这些情况,吉庆街的街坊邻居也摸得清清楚楚,都用余光留意着他们俩,猜想着他们之间的暧昧。来双扬并不在意外人的看法,她有很多更紧急的事情需要去处理。她顺利地收回来家被霸占的祖屋,缓和了与父亲后母的关系,替来双瑗交清了兽医站半年的劳务费,还处理了大哥来双元的家事,如此种种,才是来双扬始终看重的。她在爱情中是理智的,通俗点来说,当需要在爱情与面包之间做抉择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抓住了面包。
当双扬稳定了自己的生活,目光转到了卓雄洲身上,她决定主动定位好与卓雄洲的关系。她发现自己爱上了卓雄洲,这让来双扬感到不安。“恋爱的女人,一定是坐立不安的。”[]来双扬如果深陷这种暧昧不定的关系中,会魂不守舍,再不会全心全意地端坐在鸭脖摊子旁,生意自然是做不好的。来双扬主动提出同卓雄洲去约次会,地点选在景色宜人的雨天湖度假村。卓雄洲慢慢描述着那两年见到来双扬时的场景,来双扬静静听着,渐渐困惑了。一个女人自然是喜欢男人在意自己,赞赏自己,但卓雄洲口中描述的来双扬十全十美,毫无瑕疵,这哪里是在吉庆街摸爬滚打多年的来双扬能够拥有的品质,她只是在暴风雨中努力成活的一株劲草。充满了江湖道义的来双扬不忍破坏这个男人的美梦,温柔地安抚他,一夜疯狂结束得猝不及防,来双扬也发觉卓雄洲其实不如表面上那么风光,坦诚之后暴露出的问题过于残酷。第二天两人一道去餐厅吃完早餐后,很爽快地招了招手,便分道扬镳。
来双扬与卓雄洲的这段交往结束得很仓促。当一切回归现实,她继续守着自己的鸭脖摊子,生活仍然是来双扬的一切。短暂的爱情只是生活的调味剂,卓雄洲退场,紧接着还会有其他人登场。在池莉看来,生存是人生的第一要义,爱情和理想只是虚幻的存在。来双扬需要守着吉庆街,需要生活。透过池莉的作品,可以看出她对于爱情,一直是持谨慎小心的态度。她心中有面明镜,世间的爱情在镜前一照便会显出丑陋的一面,不堪一击。她不是不憧憬爱情,她只是觉得爱情是件易碎品,与生活碰撞如同鸡蛋碰石头。“不谈爱情”更是因为她珍惜爱情,崇敬爱情。生活是如此残酷,爱情总会逝去,而人总是要顺从生活的安排。来双扬不正是如此,短暂的爱情受挫影响不了她的生意,这份阅历甚至使她学到了更多关于生存的哲学。

三、池莉底层市民女性书写的价值意义

(一)突显底层女性境遇关怀

《生活秀》中“秀”的主场是小人物丛生的吉庆街,“秀”的主角是来双扬。九妹、来双瑗、小金、来双久、卓雄洲等配角相继登场,与来双扬共同演绎原汁原味的世俗百态。鲁迅先生将国人的缺点艺术性地集中于阿Q一个人身上,批判国民劣根性。如果将这些缺点分散到不同的人身上,便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真实写照。同样,在《生活秀》中,作者将所有底层人民的艰辛都压在来双扬这个女人身上,文字所述皆是来双扬独自一人应对陆续出现的考验。来双扬所经历的事情是普罗大众都有可能会遇到的难题,但当这些事情一股脑地都抛给这个女人,就不禁令人喟叹。父亲懦弱、哥哥自私、弟弟堕落、妹妹尖酸、祖屋被占、爱情幻灭等等,都是生活抛给来双扬的劫难。发现自己必须扛起一个家庭的重担时,来双扬仅仅十五岁。她也面对着哈姆莱特式“生存还是毁灭”的困境,没读过几年书的来双扬可能并不知道莎翁笔下的这位经典的悲剧人物,但她确实做出了抉择,她以自己的直觉,以自己的生存经验去判断是非,选择了“生存”。所以她在走投无路之际,拉出了煤球炉子,做起个体小生意。 
来双扬的口头禅是“崩溃”,生活中太多的不如意使她总是脱口“崩溃”二字,来双扬借这么个词表达内心的苦闷与无奈。哥哥清楚来双扬是“刀子嘴豆腐心”,拿来金多尔做借口赖在来双扬屋子里,来双扬对于哥哥的无赖行为很崩溃。面对来双瑗自以为是的劝告,来双扬也只能说句“崩溃”表示她的一言难尽。来双瑗企图将自以为前卫的观念强加给来双扬。她觉得吉庆街是早该被取缔的是非之地,希望来双扬摆脱这种混乱的底层小市民生活。其实来双扬何尝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也努力想改变,但她更清楚自己的结局。她出生在吉庆街,就如种子一般已经落入了这片土壤之中,如此便一生脱离不了。悲剧之所以被定义为悲剧,是因为主人公时刻处于冲突之中,无法逃避。主人公清醒地知道自己的艰难处境,无法扭转,无法逃离,只得忍受一切,心甘情愿地接受命运的安排。
生活是坎坷的,尤其是当灾难毫无预兆地降临时。有的人选择逃离,有的人就此堕落,而有的人选择抗争。软弱无能的父亲,无力承受生活的压力,干脆狠下心来,逃离吉庆街,让三个孩子自生自灭。贪图享乐的小金自下岗后沉迷于炒股赚快钱,不屑于老老实实地做工,将自己的家庭也搞得乌烟瘴气。而来双扬面对生活的连续打击却没有退缩,从生活这张看似密不透风的大网中,寻找到了一条出路。来双扬切身体会到生活给予她的苦难,敢于面对现实中的巨大压力,用自己摸索出来的生存之道去证明了自己的合理存在和自身价值尊严。 
来双扬是底层阶级女性的代表,集所有的不幸于一身。虽不像《烦恼人生》中的印家厚一般,每天都因鸡毛琐事而焦头烂额,被动地适应着现实困境。但来双扬要接二连三地应付大大小小的麻烦,也会在崩溃之际大哭一场。她向九妹倾诉道:“做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来生我不要做人了,我宁愿做一只鸟。想飞哪里就飞哪里,父亲兄弟,一家老少的事情都不用管,多好啊。”[]今生是逃脱不了既定的结局,来双扬只能寄希望于来生了。大家都在倡导女性要勇于突破家庭这个樊笼,可当她们走出又会怎样呢?娜拉出走后的境况无人可知,易卜生只是作了一首诗,他并不关心娜拉出走后的结局。事实是,女性在走出家庭后,将会陷入更加棘手的困境中。池莉以女性的视角将双扬在生意中,或是家庭中,抑或是爱情场上遇到的难题串起来,向读者赤裸裸地揭示了女性可能会面对的残酷现实。

(二)呼吁现代女性重塑自我

男性长期主导社会,女性仅仅局限于生儿育女,作家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往往走向两种极端。西方名著《阁楼上的疯女人》中, 苏珊·古芭和桑德拉·吉尔伯特归纳了十九世纪西方男性文学中的两种女性形象——天使与妖妇,继而揭示了这两种形象诞生背后所暗藏的男性父权制社会对女性的歧视,以及对女性思想的禁锢。[]或是依照男性审美捏造出毫无灵魂的天使,又或是将试图反抗的女性贬低成万人唾骂的妖妇。这两种女性人物的塑造,都是歪曲与压抑女性的表现。五四文化运动以来,女性与女性意识成为文化大潮,作家笔下的女性人物开始走出家的樊笼,她们宣示自己的生存不仅仅意味着存活,还应该去思考“我是谁”,思考“我能做什么”,找寻“活着的意义”。[]九十年代,池莉的《生活秀》一出世便引起一场热议,书中塑造的来双扬一定程度上还原了中国现当代妇女的本真形象,她们既不是天使、也不是妖妇,而是兼具传统魅力与现代意识的完整的人。卓雄洲向来双扬告白,赞美着心目中那个完美无瑕的“来双扬”,她外表优雅,内心聪慧,温柔大方。这是卓雄洲心目中理想情人的模样,是他大男子主义式的幻想。可以说他只是将来双扬这个活生生的生命体当作他的附属品,忽略了她真实的本性魅力,毕竟主体性在封建社会时期是男性的专属名词。作者描写此时来双扬内心苦涩不堪,这充分表明了这个人物已经具备独立思想,她对男人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感到可悲。
 池莉崇尚原生态叙述,细致地捕捉生活的片段,字里行间都注入了她对生活的思索。虽然来双扬身处社会底层,处理着无止尽的日常琐事,但作者偏偏能借这位底层女性反映真实社会,窥见大众女性的真实境遇,挖掘出女性的生命价值。来双扬张显着无限的生命活力,她说”一个人首先还得活着”。[]她凭借一己之力,不仅在吉庆街有了一定的地位,还对自己的兄弟姐妹给予了物质上的帮助。当然,仅仅在经济上达到自由独立远远不够,来双扬还能够对自身的利益需求有度把握,对自我有着清晰的定位,对整个社会有着客观的理解,她对一系列关涉个人的主体性问题一直有着清醒的认知。嫂子小金下岗后不务正业,不想做吃苦的活计。来双扬痛斥她:“你从前上班,就是在厂里混点。有哪一个工厂不被你这样的人混垮?还有脸骂政府,怪国家,埋怨丈夫。像你这种懒婆娘,不肯劳动,不管儿子不管丈夫不顾家庭,还有什么嘴巴说别人?”[]虽然来双扬可能只是觉得女人得有个工作养活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女性经济独立意识。但是生活给予她的经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她,激励着她寻求女性的出路,彰显女性生存价值。
透过来双扬,我们能悟得作者对当代女性的认知与希冀。女性要保持自身的独立性,要意识到自己不再是谁的妻子或母亲,不再是被传统所禁锢的傀儡。女性是完整的个体,拥有着独立思想。或许在当今社会中,女性要想立足于广阔天地,要比男性付出更多努力,但这不是女性妥协的借口。柔弱不再是女性的专属名词,她们应该有着自己的价值观念,努力在经济上得到独立,在情感上脱离对男性的依附,探寻本真生命状态。正如池莉自己所说,她首先因为自己的生命需要而写作,同时为中国人的生命存在而写作,她敬畏真实的个体生命存在状态。[]

结  语

池莉以一种平静的口吻叙说着人间百态,借来双扬曲折的成长轨迹勾勒出现代人的生存困境,同时也映射出历史转折时期个体和整个民族都必经的历程。来双扬是当代女性的典型代表,她在事业上艰苦奋斗,果断大胆;在处理各种人际关系时有条不紊,机智圆滑;在最容易让人迷失的爱情困境中,来双扬也能保持清醒。她在社会转型之际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其身上蕴藏着巨大的生活力量。她的反抗与追求,是对社会传统经济体制的否定,同时也是对传统的社会价值观的一种宣战。  
来双扬身上的经济独立意识以及主体生存意识都具有指导性,对当代女性具有启发意义。池莉将旧时代以男性为主导的文化价值体系解构,重建了属于女性的话语权,这是社会转型的鲜明特征。但在重建的同时,我们不可避免地发现池莉对男性持有否定态度。细看《生活秀》中的男性角色,来家父子懦弱无用,表面光鲜的卓雄洲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狼狈。池莉着意表现的是男性丑陋的一面,刻意抹去男性的复杂性及丰富性。池莉在后期的创作中,意识到了这一点。在《致无尽岁月》中,她描绘着冷志超和大毛共同成长的岁月,充满了青春与活力。消弭了两性对立,取而代之的是温情与爱。
女性文学的终极目标是寻求两性文化系统的和谐与完善,最终实现共同人性的发展和人类生存的日趋美好。[]作者笔下女性群像在不断成长,现代女性也在不断觉醒,从传统边缘位置一步步走向中心舞台。池莉重构着一个不断“成熟”的世界,希望最终达到双性和谐、共同发展的理想境界。

 

 
 
 
 
 
 
 
 

 

 

参考文献

[1] 池莉.不谈爱情[M].浙江:浙江文艺出版社,2011.
[2] 池莉.生活秀[M].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07.
[3] 陈骏涛.精神之旅——作家访谈录[M].广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4] 李水秀.“日常生活”:池莉小说解读[D].上海社会科学院硕士论文,2009.
[5] 张颖.论池莉小说的女性书写[D].河南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3.
[6] 蒋海霞.中国当代女性文学的女性意识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4.
[7] 赵国荣.探寻中的迷失与执著[D].西北大学硕士论文,2007.
[8] 刘亚珍.池莉小说《生活秀》主人公形象分析[J].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03(4).
[9] 童献纲.《生活秀》: 池莉新写实小说创作主题的全面展示[J].通化师范学院学报,2005(1).
[10] 熊立.池莉笔下的“汉味”女人——论《生活秀》中的女性形象[J].伊犁教育学院学报,2003(2).
[11] 周怡.母性意识与生存意识——关于《生活秀》的两个话题[J].昌潍师专学报,2001(3).
[12] 刘淑萍.池莉《生活秀》底层市民女性形象探析[J]. 西昌学院学报,2016(1).
[13] 王影、张晓琴.探究当代女性的生存意义——以池莉《生活秀》为例[J].社科纵横,2010(10).
[14] 许琼丹.浅析池莉小说中女性意识的觉醒[J].文化纵横,2012(3).
[15] 吴惠敏.试论池莉小说的女性意识[J].文艺研究,2000(6).
[16] 周利荣.论池莉小说的女性意识[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2002(5).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文学论文]宗臣《报刘一丈书》研究
摘要 纵观宗臣的《报刘一丈书》这篇文章,用冷峻的讽刺,漫画的笔法,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再现了明朝嘉靖年间的社会现状,刻画出官场的人情冷暖,具有较高的现实意义和艺术价值。同时该文作为一篇朋友通信,也具有极高的写作技巧;已有研究文章此点涉及不多,本选题意在此点用力,由此深入挖掘宗臣写此文的背景和目的。首先,本文从《报刘一丈书》已有的研究成...[全文]
[文学论文]中学语文个性化作文教学
摘要现今教学中思维定势对学生写作造成了约束,学生写作时无法写出真正的自我和真实的个性。而个性化作文教学的目标就是为了学生抒发感情,表达个性,把学生本身作为教学的出发点和目的地,这也是对人的人文关怀。本文基于个性的理论,对个性化作文教学做出了基础的探讨,针对个性化作文教学提出了基本的策略和方法。 个性化写作并不与考场作文相反,本文旨在通...[全文]
[文学论文]郑板桥题画诗研究
摘要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他的诗书画堪称郑虔三绝。他的绘画与题画诗独具一格,自成一家,影响深远。本文主要论述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背景、创作理念、创作内容、创作风格,从文学价值、审美价值、文化价值等方面入手,初步阐释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价值、创作影响。 关键词 郑板桥 题画诗 创作内容 创作价值 创作影响 A study of zheng banqiaos painting poem...[全文]
[文学论文]恽珠研究
摘要 恽珠是清代闺秀论坛的奇葩。她一生相夫教子,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职责,从而成为了贤妻良母的典范。作为古代的一个女子,她的职责算是尽到了。她自身在诗词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她的诗词中充分反映了她创造出来的多彩斑斓的世界以便能够帮助我们更加全面的深入了解清代大家闺秀的生存发展状态和清代诗歌的内涵与概貌。此文将首先详细介绍恽珠的家世和文化背...[全文]
[文学论文]元好问山水诗研究
摘要元好问是金末元初伟大的作家、历史学家和诗歌评论家,山水诗发展到金元时期,由元好问推向新的高潮,除了简单的模山范水之外,元好问还将难以抒发的爱国情怀和朋友间的真挚友谊写进山水诗篇,形成了悲壮与雄浑一体的独特诗风。诗人喜爱高山流水连带着亭台楼阁,既有雄肆豪放、跌宕多姿的古体山水诗,又有笔力苍劲、蕴含深厚的律体山水诗,使得七律与七古成为...[全文]
[文学论文]庾信诗赋中的乡关之思
摘要庾信是南北朝时期由南入北的一位重要文人,其入北后的诗赋充斥着深深的乡关之思,其诗赋中的乡关之思具体表现为故国之思、羁旅愁思、忏悔反思,而究其乡关之思的深层意蕴,可以看出庾信的忏悔精神与忠孝之间的矛盾心理,同时这也是庾信后半生羁旅生涯的精神支柱。 关键词 庾信 乡关之思 忏悔 羁旅 The Thought of Xiangguan in Yuxins Poems Abstract Yu Xin was an important literati ...[全文]
关闭窗口 论文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