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高赢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主页 > 文学论文 > 《死魂灵》的人物群像

《死魂灵》的人物群像

作者2021-06-04 16:19未知

摘要 果戈理继承了普希金开创的现实主义文学的传统,根植于俄国传统文化,在俄国现代文学的发展史上有承上启下的意义。在《死魂灵》这部作品中有许多经典的人物形象,而最出彩的就是主人公乞乞科夫以及他所拜访的五位地主,还有就是所展现的官僚形象。文章首先对《死魂灵》的创作背景进行展开论述。接着总结《死魂灵》书中有关玛尼罗夫、柯罗博奇卡、诺兹德廖夫、索巴凯维奇和普柳什金的五个地主形象,然后展现当时俄国的官僚形象。最后就是对主人公的人物形象进行详细分析。通过对《死魂灵》中人物形象的分析,从而带出作者想要反映的现实。
关键词 果戈理  地主形象  官僚形象  乞乞科夫
 
 
 
A Group Portrait of the Characters in Dead Souls
Abstract Gogol inherited the tradition of realistic literature created by Pushkin, which is rooted in the traditional Russian culture and has the significance of connecting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in the development of modern Russian literature. There are many classic characters in dead souls, among which the most outstanding are the protagonist Chichikov and the five landowners he visits, as well as the bureaucratic image. This paper first discusses the background of the creation of the dead souls. Then it summarizes the five landowners of Manilov, Kolobochka, Nozdrev, Sobakevich and Prushkin in dead souls, and presents the image of the Russian bureaucracy at that time. Finally, the character image of the protagonist is analyzed in detail.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characters in the dead souls, it brings out the reality that the author wants to reflect.
Key words Nikolai Gogol  The landlord image  Bureaucratic image  Chichikov
 
 
目  录
引 言 1
一、《死魂灵》的写作背景 1
二、《死魂灵》中的地主群像 1
(一)玛尼罗夫 3
(二)柯罗博奇卡 3
(三)诺兹德廖夫 4
(四)索巴凯维奇 4
(五)普柳什金 5
三、《死魂灵》中的官僚群像 6
四、主人公乞乞科夫 7
结 语 8
参考文献 11
致 谢 12
 
 
 
 
 
 
 
 

引  言
《死魂灵》是俄国著名小说家果戈理的作品,同时也是俄罗斯乃至全世界有名的作品之一,他代表了果戈理本人写作的高超技巧,同时也是果戈理本人的巅峰之作。《死魂灵》的发布开创了俄国文学的新阶段,它的出版“震撼了整个俄罗斯”,使现实主义在俄国文学中获得了彻底的胜利。小说通过骗子乞乞科夫购买“死魂灵”以图营利的奇异故事,全方位揭示了沙皇俄国社会的腐败和农奴制的封闭落后,由此对俄罗斯的社会生活进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剖析和观照。
屠格涅夫等作家在《回忆果戈理》一书中对于果戈理的生活环境等方面提供了珍贵的资料。王远泽教授在《论果戈理创作的艺术特色》论文中指出果戈理写作风格的成长过程,并提及果戈理创作文章的特点及手法,并交代出果戈理创作的认真态度。胡延新教授在《<死魂灵>中的五种地主形象及其与乞乞科夫形象的比较分析》论文中指出五位地主形象还有主人公乞乞科夫的一些特点,并对他们的共性和特性进行对比分析。夏益群在《教育 生存 腐败—果戈理<死魂灵>中三大社会问题的现代意义阐释》论文中指出《死魂灵》所想表达的现实意义主要体现在教育、生存和腐败三个方面。通过对这些学者们学术资料的查阅,总结《死魂灵》的写作背景,结合学者们的思路对书中出现的地主形象、官僚形象以及主人公形象进行详细地分析。
一、《死魂灵》的写作背景
关于《死魂灵》的写作素材,查阅资料可以知道的是,一八三五年普希金将自己所找到的关于《死魂灵》的素材交给了果戈理,而当时的果戈理正处于写作的成长期间,与青年时期的作品相比,能够明显感觉到他在写作题材上已经开始偏向于喜剧创作,思想上更加成熟,写作风格也是将诙谐幽默的笔触与揭露社会的丑陋面貌相结合,也许普希金正是看到了果戈理的创作精神与所找的素材十分契合,便将这部作品的素材交付给了他。而果戈理本人也正痴迷于喜剧创作,加上他年轻时期在写作过程中一直不断的要求他的妈妈和朋友将俄罗斯的风土人情告诉他,并且在平时的生活过程中,他也专门准备了一个记事本,对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进行记录,我们才能看到现在《死魂灵》书中活灵活现的人物形象。
长篇小说《死魂灵》的创作在《钦差大臣》写作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前前后后经历了四次修改,写作时间长达七年。果戈理曾经在给普希金的信里说,这“将是一部卷帙浩繁的长篇小说,而且它也许会使人发笑……我打算在这部长篇小说里,即使只从一个侧面也好,一定要把整个俄罗斯反映出来。[]”俄罗斯著名回忆录作家安年科夫曾提到一八四二年初,书稿遭到莫斯科审查机关的否定,于是果戈理便给审查官尼基坚科夫写了阿谀奉承的信,他写道:“果戈理恐怕从来没在别的事情上运用过这么多的处事经验,这么多的揣测心理的手段,这么多曲意奉承和佯装发怒的本领。[]” 但安年科夫又补充道:“这些做法当然与人世间的纯朴古风大相径庭。不付印《死魂灵》的人自然比果戈理清白高尚得多,他们的行为和表露出来的感情也朴实得多。[]”由于果戈理自己的努力,加上好友别林斯基的斡旋,几经波折,《死魂灵》最后才得以在彼得堡出版,但由于是在妥协的情况下发表,果戈理不得已只能按要求删去个别章节。
《死魂灵》的写作环境也十分有趣。一八三九年果戈理在给舍维廖夫的信中曾提到过,他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无人交谈的时候,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的时候,他都不能写作。这与绝大多数的作家都不尽相同,大多数作家都喜欢一个人躲到乡下,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在安静的环境中写作,而果戈理喜欢在忙碌中写作,当他忙于差事,没有时间写作时,他的灵感便在忙碌中迸发,越是忙碌思维越是活跃。果戈理曾经对尼·瓦·贝格说过《死魂灵》的其中一章是在一八三八年的七月,路途中的一个蹩脚的饭馆中写作成功的,当时的环境十分嘈杂,空气中夹杂各式各样的话语声,《死魂灵》之中完整的一章却在一个小墙角中一气呵成。
伟大作家的作品都是经过细心雕琢而问世的,《死魂灵》这本书同样也不例外。果戈理十分重视修改作品,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改动和充实仿佛已经写好的作品。果戈理对于作品的修改十分仔细,他喜欢将作品朗读出来,然后让聆听他的人给他提出意见,经过查证《死魂灵》这本书的第一卷在还没出版之前,果戈理就已经向很多作家评论家进行朗读并且认真听取他们的意见,而安年科夫说果戈理几乎将所有人的建议都听进去了,并且对作品进行了多次改动,就算他们认为文章已经很好很完美了,只要有人提出意见,他就又重新进行改动,导致原本听到的版本和之后听到的版本差别很大,改过的新版本就像新的小说一样。而小说中的字词语句也是在和不同的人争论中反复思考所得出的结果,为了贴近生活,他会经常模拟文章中人物的语气语境,经常自顾自的进行对话,用来考虑文章句子的使用是否合乎现实生活。果戈理也正是因为他的用心钻研,我们才能在后世看到《死魂灵》这样伟大的作品。
二、《死魂灵》中的地主群像
《死魂灵》中的写作重点在于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通过各式各样的人物形象能够充分了解俄国社会的现状,这其中最主要的是五位地主的人物形象。而每个人物形象都互不相同,并且作者写作的顺序也暗含一定的逻辑,所以文章将顺着主人公乞乞科夫的行动路线按类型分别分析这些形形色色的地主形象。
《死魂灵》书中的地主形象是由主人公乞乞科夫在寻找奴隶主的过程中逐渐出现的,前后加起来有五位地主,分别是玛尼罗夫、柯罗博奇卡、诺兹德廖夫、索巴凯维奇和普柳什金。这可以说是整本书中最为精彩的部分,中间穿插的心理描写、动作描写、侧面描写等写作手法,将五位地主的人物形象展现的淋漓尽致,栩栩如生。
(一)玛尼罗夫
主人公乞乞科夫首先去的就是玛尼罗夫家中。玛尼罗夫是一位自诩高雅,追求浪漫,懒惰之极,一味的幻想,多愁善感,愚蠢无能的人。主人公初次接触这位地主便能够感受到他的热情好客。比如乞乞科夫的马车还没驶进院子,他就穿着一件绿色毛呢长礼服站在台阶上,把一只手搭在眼睛上,似乎想把驶进院子的马车看个仔细,随着马车的距离越来越近,他的眼睛就变得越加欢乐,微笑也越加开朗。在准备进入客厅的时候,他和乞乞科夫会互相谦让了好长一段时间就是为了让对方先进,有意思的是两人最后侧着身子同时挤了进去。玛尼罗夫外表上看,是一个很体面的人,初次和他交谈,你就会觉得他是“一个多么令人愉快的善良的人啊!”因为在于他交谈的过程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他对于说话者的尊敬亲切,但随着认识的加深,你会觉得他是一个无聊之极的男人,因为他很少说话,总是喜欢胡思乱想,与之交谈也毫无实质性内容。他经常会想象从屋子门口筑一条地下通道或者在池塘上架一座石桥,桥上两边开设小店,让商人坐在里面兜售农民所需要的零星杂货,而每次的想象似乎能够满足他的精神需求,因此他也喜欢沉溺其中。他的书房总是放着一本书,两年内,夹着书签的页数丝毫没有进展。家中虽然有着漂亮的家具,但是缺少做椅子的料子,每回有客人来,他总是和客人说椅子还不能做,口头上一直说着准备添置家具,但是并没有付出行动。他不太爱管理庄园的事务,从来没有看过自己的田产,手底下的农奴骗他说要干私活交税实际上是去喝酒他也毫不深究,管家婆手脚不干净,女仆偷懒等问题,他也毫不在意。他喜欢追求浪漫,喜欢和自己的妻子说情话,愿意给他的妻子惊喜。总的来说,玛尼罗夫本质上是一个好人,在乞乞科夫提出向他购买死魂灵的时候,他都没打算收乞乞科夫的钱,并且还想主动承担签订契约的费用,但是在安逸生活的腐蚀下,他的生活逐渐失去了意义,只追求精神的满足,而不去追求现实生活的乐趣。
(二)柯罗博奇卡
主人公乞乞科夫在去索巴凯维奇家中的路上因下雨,不得已来到了女地主柯罗博奇卡家中过夜。本来他只想过完夜就走,但是看到柯罗博奇卡家中公鸡母鸡多的数不清,并且农奴的房子维护的非常好时,他便将注意打到了柯罗博奇卡身上,连哄带骗的说他自己是一个替政府采购的官员,以后还要光顾她的生意。柯罗博奇卡是一位过分节约,闭塞,多疑,胆小,过时,孤陋寡闻,只关注自己的利益与得失的人。乞乞科夫在半夜马车翻了之后拜访柯罗博奇卡家中时,晚上她们家中只合用一盏油灯,其余地方再无照明。柯罗博奇卡家中的东西都是重复利用比如一件女罩褂穿旧了就改成衬衫穿,如果穿坏了就改成布包用,如果布包也不能用了,就将它放在抽屉里,等到死后会把一些七零八碎的破东西传给继承人。她自从铁匠死后,没人给她钉马掌之后,就不再出门了,因为她觉得会浪费材料;乞乞科夫向她谈死魂灵买卖时,她明知这件事对她来说是有好处的,但是因为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她就害怕起来了,而且多次怀疑乞乞科夫是为了骗她的钱。乞乞科夫在和柯罗博奇卡交易时,因为不理解乞乞科夫买死魂灵的行为,乞乞科夫便开始不停的说服她,结果把乞乞科夫把自己都磨得没有耐心了,而且为了让自己不吃亏,她还想等一等再交易,等其他商人来购买死魂灵时比较比较价钱再售出。在交易谈成后,她为了占乞乞科夫的便宜,想让乞乞科夫把装东西的精美匣子送给她,在乞乞科夫拒绝她之后,她死心不改的还想要匣子中的印花纸;在乞乞科夫骗柯罗博奇卡自己是采购官员的时候,她便不停的推销她的农产品,还用好吃的来招待乞乞科夫,希望他过段时间再来高价收购她的农产品。柯罗博奇卡唯一的乐趣就是将赚的钱分类放在印花粗布缝制的钱包里。柯罗博奇卡是俄国当时最典型的俄国乡村地主形象,传统封建的思想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们都带有闭塞、落后、顽固的特点
(三)诺兹德廖夫
乞乞科夫在离开柯罗博奇卡后,就在路上的旅店,遇到了诺兹德廖夫以及他的妹夫米茹耶夫,乞乞科夫受邀到了诺兹德廖夫家。诺兹德廖夫是一位爱撒谎,好赌,粗鲁,嗜酒,厚颜无耻,惹是生非,具有恶少式的无赖。相比于玛尼罗夫给人如沐春风的第一印象,诺兹德廖夫就令人难受的多,两人只是因为见过了一次面,就不再使用尊称,好像两人多熟悉似的。而且因为好赌便将自己输得个精光,就连回家的马车还是搭妹夫的。回到家后,吹牛说自己所圈养的家畜都是名贵品种,自己花高价买来的,其实都是烂大街的普通货色。书房没有书房的样子,根本看不到书和纸,家中所珍藏的也都是枪支、宝剑和匕首。家中的伙食也邋里邋遢,他们吃的晚餐杂而乱像是多种食材拼凑而成,加上各种各样的酒水,令乞乞科夫非常不舒服;在乞乞科夫和他谈死魂灵生意时,非常无赖,先是不停的说乞乞科夫有坏点子,接着又提出让乞乞科夫买他圈养的名贵马,优质狗,他就送给乞乞科夫死魂灵,但是乞乞科夫不肯,他便把乞乞科夫骂了一顿,之后他提出和乞乞科夫下棋来换取死魂灵,但是他在下棋的过程中作弊,被乞乞科夫揭穿后,他便喊他的仆人堵住门口,想让他们打乞乞科夫,甚至诺兹德廖夫带头开了枪,机警的乞乞科夫趁乱逃了出去,两人之后在舞会上见面时诺兹德廖夫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与乞乞科夫交谈。我们可以通过分析看出诺兹德廖夫不遵守规则,没有办法约束,爱惹起是非,信口开河,通过一个谎言来圆另一个谎言,追求随性而又阔绰的生活,在他的世界里,只要自己能够被满足,其他的便无所谓了,他是俄国恶棍无赖形象的代表,同时也有着野蛮,易怒的原始的一面,而从诺兹德廖夫开始,人性的特点在逐渐弱化,而动物的原始性特点,也开始逐渐显露。
(四)索巴凯维奇
逃离了诺兹德廖夫家中后,他来到索巴凯维奇家中。索巴凯维奇是一个刻薄,凶狠,粗野,贪吃,残忍,精明的人。索巴凯维奇在与乞乞科夫的交谈中,说民政厅长是一个傻瓜蛋,省长和副省长都是强盗,警察局长是一个骗子手,检察长连猪都不如。他因为自己长得十分健壮,于是家中的画像就都是和他身形相似的画像。他对于吃的要求十分严格,但是自己却不喜欢用餐具,还讽刺上层社会的人吃的食物都是过期的东西做成的,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去吃他们的厨师所做出来的食物。索巴凯维奇在和乞乞科夫交谈死魂灵生意时,大力推荐他手下的死魂灵,因为他手下的死魂灵生前是多么的有能耐、有价值,即使是普通魂灵他也编造出各种各样的值得赞美的品质,借此来抬高价格。最后两人谈妥后,乞乞科夫以比其他地主高的多的价格收购了他的死魂灵,他还是觉得自己吃了亏,在给乞乞科夫死魂灵名单时,中间还夹杂一些女农奴(女农奴是不算在死魂灵的人头数里的),并且要求乞乞科夫付给他定金,乞乞科夫纠缠不过,便给了他钱,可是他还嫌弃乞乞科夫给的钞票有点旧。相比于诺兹德廖夫的野蛮,作者想在索巴凯维奇的身上能够更加体现兽性,索巴凯维奇不仅长得像熊,而且他的乐趣在于口腹之欲,对于文化之类的东西,他丝毫不关心,而且他认为农奴是像苍蝇一样的东西,而他的财富积累来自于对农奴的压榨和剥夺,人性的光辉似乎并不能从他的身上体现,但是就这样一个像动物一样的人,在进行交易时,却闪烁着狡猾,精明的思想,是乞乞科夫所遇到的最为刁钻的地主,这也是当时的畸形社会所产生的人物,这里可以感到作者写作的深意,他将人与动物的形象在索巴凯维奇进行了结合,他带有类似动物的外形,但却有人的精明思想。
(五)普柳什金
乞乞科夫在和索巴凯维奇的谈话中,听到索巴凯维奇说普柳什金是一位大财主,他手中有大量的死魂灵,因此乞乞科夫的最后一站就去了他家。普柳什金是一个具有病态贪财的地主形象。他也是世界文学名著中的四大吝啬鬼之一。相比于其他四位地主,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像是一个随便在什么地方都能碰上的乞丐。因为他不穿正常人穿的衣服,穿着一件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捡来的女性睡袍,起初乞乞科夫见他的第一面还以为他是一个管家婆。自从他的妻子死后,他对于亲情的概念随着妻子的死也消散殆尽,他开始变得贪婪无比,吝啬和多疑,并且不再管他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因为他总觉得自己的孩子们想要他的钱。即便大女儿曾经回来过两次,甚至带他的孙子回来看他,他也只是特意把桌子上从外面拾来的纽扣给孙子玩。尽管大女儿生活艰难,却一分钱也没拿到。大儿子在民政厅谋得一份差事,写信告诉他却也只是为了要钱做制服,相伴他身边的二女儿最后也死了。他成为他全部财产的看守者,保管员以及主人。农奴们如数上交给他的农作物都被他放进储藏室,似乎是有进无出,因为即便是东西烂掉了,布匹一碰就会化成一团团的飞尘,他也不肯拿出来用或者低价卖掉。他不仅不满足自己已有的,还每天都在自己的村子里乱转,只要是落进他眼里的东西,不管有用没用,能捡的他都捡回自己家,放在已经堆满一堆破烂的墙角中,如果别人只是把东西一不留神撂下了,他便立马据为己有,如果当场被逮到,他便立刻归还,如果没被看到,收进他的那堆破烂中,他便赌咒说东西是他自己的,从哪买的,或者是祖老太爷手里传下来的。当他得知乞乞科夫想买他的死魂灵时,他高兴的想要招待他,于是便让女仆把大女儿第二次回来时带的面包当作茶点用来招待乞乞科夫,可是面包早已坏掉,他便让女仆把面包坏掉的部分削掉喂给鸡吃,没坏掉的部分用来招待乞乞科夫。他在和乞乞科夫谈成生意时,他不愿去城里,因为他认为只要他不在家,他手下的人会把他的东西偷个精光,而为了写信请厅长帮他立买卖契据,将一张纸撕到能写完字的极限,一边写还一边感到遗憾,因为字与字之间还是会留有许多空白。在他接到乞乞科夫付给他死魂灵的钱时,他双手捧着钱,小心翼翼的捧到写字台跟前,彷佛捧的是一种液体,每走一步都害怕把它泼翻了。等到把钱收进写字台,他又重新细细数了一边,便把他们放进抽屉里,似乎从此以后,这笔钱就要被埋在里面,再也不会重见天日。我们不难看出普柳什金相较于前面四位地主已经荒诞到极限了,因为我们能够从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的感受到人类的一些特征,可是对于普柳什金,我们对于他的直观感受就是一个被金钱妖魔化的怪物,仿佛已经不是人类了,他作为人,也只是保留了躯壳,实际的内在早已被金钱被完全腐蚀。
以上就是《死魂灵》书中的五位地主形象,我们其实不难发现果戈理在对人进行描写时,也暗含了一定逻辑以及联系。首先从最开始的爱幻想的玛尼罗夫到顽固落后的柯罗博奇卡,接着是野蛮粗鲁的诺兹德廖夫到现实功利的索巴凯维奇,最后被金钱腐蚀的普柳什金。我们可以看出两条相似但不同的线路,第一条是由追求精神世界的满足,最后变为对物质极致的变态追求,感觉象征着当时社会普遍存在的人类现象,这样的现象不是两个极端达到平衡就可以解决的,而是整个发展的过程都是扭曲的,而在这个扭曲社会生活的人们也变得畸形,荒诞。第二条就是农奴制社会下,人们由最开始的充实和满足在渐渐崩坏,外在的仪容仪表,也逐步开始倒退,变得粗俗野蛮,仿佛人性在进行退化,而内在的精神文化,也开始因为不作为,懒惰,只满足自己的私欲,而逐渐变得空洞,没有内在,就像活死人一样,只是借着躯壳在生活。
三、《死魂灵》中的官僚群像
《死魂灵》书中主要的部分是主人公乞乞科夫对于五位地主的拜访,但是其他部分也有刻画其他人物形象,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当地的官僚们。这部分虽然着墨不多,但是几乎都是同时出现,代表了一个有共同特点的群体。
起初,我们并不能够准确认识这些官僚们,因为乞乞科夫在拜访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表现也都是礼貌大方的好人形象,可是我们随着主人公乞乞科夫对他们的深入了解后,我们才能看到他们的丑陋嘴脸。民政厅办事员起初并不想搭理乞乞科夫,直到知道乞乞科夫和民政厅长确有交情时,不仅勤快地忙前忙后,事情结束后,还想和乞乞科夫要好处费。而过户手续结束后,厅长想要吃一杯置产的喜酒,就委托警察局长来帮忙。警察局长被称为“神通广大的魔术师”,因为只要他走过鱼市场或者酒店的时候,眼睛一眨就能添置各种各样的美味,还称这都是市里面善良市民孝敬给他的。这里就能体现警察局长对市民的压迫和剥削,还利用语言,对自己的行为进行美化,试图将自己的行为合法化。
等到后来,乞乞科夫被误认为是省里面新派来的总督之后,所有的官员都十分慌张,因为卫生监督想起来,当初流行性热病在市里面发生传染时,有大批大批的人死在医院里,但是他却不采取任何措施。民政厅长想起来,在乞乞科夫请求他帮助快点处理农奴过渡手续时,他催办事员直接通过,并不需要审核农奴的情况,而且找来的好多证人都是临时凑数的官员,导致死魂灵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过户到乞乞科夫手中。检察长想起来,他曾经因为受贿帮助索尔维契戈德斯克的商人醉酒打死人这件事脱罪。邮政局长开始还并不担心,结果被人揭露出自己利用公职向别人多收费用,乱寄顾客的包裹后,也开始紧张起来。即便是一个他们群体幻想出来的虚假身份,所有的官员也都被这个身份吓得不轻,因而他们就私下进行了一场聚会,来互相交换信息,商量对策,却是无功而返。在此煎熬的期间,检察长甚至被自己的恐惧给吓死了。这里足以体现出这群官僚的昏庸无能,胆小怕事,监守自盗,贪赃枉法的特点。
《死魂灵》书中对于官员的描写,其实着墨不多,甚至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通过侧面描写,以及人物的心理描写,将这群官僚的嘴脸刻画的十分生动。有趣的是,如果我们细读书本就可以发现其中暗含的一条人物线索,地主就是官僚的前身,地主年轻时通过做官,获得大量的财富和土地,在他们退休之后,便通过累计的资本,购买农奴,将买来的土地再租借给农民,这样我们又回到了之前所提及的地主的生活方式。而《死魂灵》这本书就是当时俄国社会的写照,上层社会也就是官僚和地主的统治阶级,不管他们的年纪如何,但是他们终究会变成像普柳什金那样的,仅剩一个肉体的躯壳,失去精神生活的“活死人”,这是对当时黑暗社会的莫大讽刺,也是对封建农奴制社会的强烈批判。
作者在进行人物创作时,对于主人公乞乞科夫的塑造是独立于地主和官僚的,乞乞科夫的人物形象在地主和官僚身上都能找到一些相似点,但是最主要的人物形象,同样也是随着文章故事情节的发展逐渐丰满起来的。
四、主人公乞乞科夫
《死魂灵》书中的主人公乞乞科夫,其实我们从初读文章并不能看出他的内在形象。我们起初在文章的开篇几章只能了解到他是一个文官,但是通过作者的写作可以得知,他是一个善于变通,世故圆滑的文官。他在刚到NN市便非常精确详细地盘问了,这里地省长是谁,民政厅长是谁,检察长是谁……并且还打听了他们地脾气秉性,生活状态等,之后他还一一拜访了他们。乞乞科夫深知有人好办事的社会经验,因此他就一一拜访他们并且去讨上流人士的欢心,借此机会,打听死魂灵的消息。而这些准备工作看似没用,但却大有裨益,等到后来乞乞科夫从五个地主那里买了死魂灵之后,乞乞科夫去民政厅办理过渡手续时,遇到了办事员伊凡·安东诺维奇的拒绝,他认为应该进行调查,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合法的地方。乞乞科夫借由和民政厅长的交情,在厅长的协助下,不一会便登记好了。由此可以看出乞乞科夫的精明能干,世故圆滑,善于揣摩人心。
作者最厉害的地方不仅仅在于对五个地主的描写,也在于主人公乞乞科夫面对五个性格各不相同的地主,他所应对的态度也毫不相同。面对玛尼罗夫,他利用他的感性与同理心,表演出对恩人一样的感激之情,特别是玛尼罗夫提出免费送给乞乞科夫死魂灵还要承担两人签订契约的费用,乞乞科夫甚至深情流泪,骗取玛尼罗夫的感情。之后住在柯罗博奇卡家中之时,并没有感谢她收留了自己过了一夜,反而摸清柯罗博奇卡的脾性后,他就大变嘴脸,成为一个暴躁粗鲁,无礼的人。乞乞科夫首先欺骗柯罗博奇卡说他是政府的采购员,通过以后采购农作物为借口欺骗她卖死魂灵给乞乞科夫,但是当柯罗博奇卡犹豫时,他就拍桌子,对她大喊,骂她愚蠢。用半恐吓半讨好的方式,借此购买死魂灵。面对狡猾粗鲁的诺兹德廖夫,他首先是对他进行一段时间的奉承,之后也是在看清诺兹德廖夫之后,他选择硬碰硬的方式进行商谈,在诺兹德廖夫试图推销自己家中许多东西时,乞乞科夫不再妥协,而且当他感觉自己有危险时,就立马机智的逃走,不再纠缠。面对精明,狡诈的索巴凯维奇,在讲价过程中,乞乞科夫也分毫不让,尽量不让自己亏损太多。最后面对普柳什金,他利用他视财如命的特点,看似同情实则是低价骗取了普柳什金手中的死魂灵,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文章虽然对于乞乞科夫的描写不多,但是通过对于主人公在和其他地主的交往过程中,能够淋漓尽致的感受到乞乞科夫的灵活狡诈,利欲熏心,野心勃勃。这种平时看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人,实际上却是阿谀奉承、世故圆滑、奸诈狡猾的人。这样人物性格的展现,使得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能够感受到人物形象的丰富多彩。
随着文章的深入推进,我们之后也能了解到乞乞科夫的个人性格成长是由他的父亲对他进行错误教育的。乞乞科夫的父亲和他之间,丝毫没有感情,并且在把乞乞科夫送到学校念书之前,送给他几句话,总结来说就是要讨教师和上级的喜欢,还有就是有钱什么事都能办到,不要相信朋友,因为朋友一遇到困难便会出卖你。这几点被乞乞科夫当作毕生的信条,使得他形成了现在这样的性格。
反观乞乞科夫与文中的其他形象,我们不难看出他与其他人物的区别,他是一个利欲熏心,世故圆滑,贪婪狡诈,虚伪,有心计的投机商人,他作为文章的线索人物,却串连出整个俄国社会的全貌,官员的腐败、地主的剥削、农奴的悲惨等等,这些描写也为我们挖掘这部伟大文学作品的现实意义提供了依据。
 
结  语
在俄国的文学长河中,批判现实主义是不可忽略的存在,而在批判现实主义之中,果戈理的《死魂灵》也是不可磨灭的里程碑。而果戈理正是因为对当时腐败,扭曲的社会感到失望,从而进行了伟大的文学创作。《死魂灵》当时想要揭示的其中一部分就是当时落后的社会制度下,被社会畸形所影响的人,比如地主和官僚这一阶级所展现的胆小,贪婪,粗鲁,落后,顽固,封闭,吝啬等一系列的人物性格。通过书中地主形象、官僚形象还有主人公乞乞科夫的形象的细致分析并结合当时作者的创作背景,对于当时社会制度的批判只是作者想要表达的其中一点,可光这一点便能导致人的发展逐渐变得扭曲,人性的那些闪光点都在逐渐消失,反而动物的恶性都开始逐渐显露,这是对当时的俄国社会公开批判。而书中所展现落后社会的同时也带出俄国上层社会的腐朽,对农奴的压迫等社会现状。这也是作者想要通过作品,告诉世人俄国的封建改革要从上而下进行改革,因为整个社会最腐败的地方是从上层社会开始的,只有去除掉当时社会的“毒瘤”,这样才能迎接光明的未来。而一部伟大的作品之所以伟大,不仅仅只是局限于其中的人物形象的精彩塑造,还有其包含的写作手法、现实意义等一系列相关内容,我们也需要更进一步的去继续学习这部作品暗含的更深层次的内容。
 
 
 
 
 
 
 
 
 
 
 
 
 
 
 
参考文献
[1] 果戈理.死魂灵[M].满涛,许庆道,译.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
[2] 果戈理.钦差大臣[M].黄成来,金留春,译. 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
[3] 果戈理.果戈理全集[M].周启超等,译. 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9.
[4] 屠格涅夫等著.回忆果戈理[M].蓝英年,译. 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5.
[5] 纳博科夫.尼古拉·果戈里[M].金绍禹,译. 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
[6] 梅列日科夫斯基.果戈里与鬼[M].耿海英,译. 北京:华夏出版社,2013.
[7] 魏列萨耶夫.果戈里是怎样写作的[M].蓝英年,译. 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0.
[8] 别林斯基.论俄国中篇小说和果戈里君的中篇小说[M].满涛,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79.
[9] 王志耕.果戈理在中国的八十年历程[J].外国文学研究,1990,(02).
[10] 高德强.果戈理和他笔下的人物 [J]. 黔南民族师专学报(哲社版),1996,(03).
[11] 田运宏.用丑陋包装而成的另一类“死魂灵”——解读果戈理《死魂灵》的人物世界[J].文学名著专家导引,2002,(01).
[12] 胡延新.《死魂灵》中的五种地主形象及其与乞乞科夫形象的比较分析[J].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2012,(04).
[13] 邓楠.略谈《死魂灵》中俄国官场群丑图的描写[J].武陵学刊,1997,(04).
[14] 杜松楠.《死魂灵》人物性格特征分析》[J].林区教学,2011,(11).
[15] 王艳爽.浅析果戈理《死魂灵》中五位贵族地主形象[J].北方文学,2011,(12).
[16] 顾杰善.论果戈理《死魂灵》中乞乞科夫形象[J]. 齐齐哈尔师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9,(01).
[17] 夏益群.教育 生存 腐败—果戈理《死魂灵》中三大社会问题的现代意义阐释[J]. 湖湘论坛,2006,(06).
[18] 彭克巽.果戈理的“写真实”观[J].锦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2,(02).
[19] 王远泽.论果戈理创作的艺术特色 [J].湖南师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1,(02).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文学论文]宗臣《报刘一丈书》研究
摘要 纵观宗臣的《报刘一丈书》这篇文章,用冷峻的讽刺,漫画的笔法,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再现了明朝嘉靖年间的社会现状,刻画出官场的人情冷暖,具有较高的现实意义和艺术价值。同时该文作为一篇朋友通信,也具有极高的写作技巧;已有研究文章此点涉及不多,本选题意在此点用力,由此深入挖掘宗臣写此文的背景和目的。首先,本文从《报刘一丈书》已有的研究成...[全文]
[文学论文]中学语文个性化作文教学
摘要现今教学中思维定势对学生写作造成了约束,学生写作时无法写出真正的自我和真实的个性。而个性化作文教学的目标就是为了学生抒发感情,表达个性,把学生本身作为教学的出发点和目的地,这也是对人的人文关怀。本文基于个性的理论,对个性化作文教学做出了基础的探讨,针对个性化作文教学提出了基本的策略和方法。 个性化写作并不与考场作文相反,本文旨在通...[全文]
[文学论文]郑板桥题画诗研究
摘要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他的诗书画堪称郑虔三绝。他的绘画与题画诗独具一格,自成一家,影响深远。本文主要论述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背景、创作理念、创作内容、创作风格,从文学价值、审美价值、文化价值等方面入手,初步阐释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价值、创作影响。 关键词 郑板桥 题画诗 创作内容 创作价值 创作影响 A study of zheng banqiaos painting poem...[全文]
[文学论文]恽珠研究
摘要 恽珠是清代闺秀论坛的奇葩。她一生相夫教子,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职责,从而成为了贤妻良母的典范。作为古代的一个女子,她的职责算是尽到了。她自身在诗词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她的诗词中充分反映了她创造出来的多彩斑斓的世界以便能够帮助我们更加全面的深入了解清代大家闺秀的生存发展状态和清代诗歌的内涵与概貌。此文将首先详细介绍恽珠的家世和文化背...[全文]
[文学论文]元好问山水诗研究
摘要元好问是金末元初伟大的作家、历史学家和诗歌评论家,山水诗发展到金元时期,由元好问推向新的高潮,除了简单的模山范水之外,元好问还将难以抒发的爱国情怀和朋友间的真挚友谊写进山水诗篇,形成了悲壮与雄浑一体的独特诗风。诗人喜爱高山流水连带着亭台楼阁,既有雄肆豪放、跌宕多姿的古体山水诗,又有笔力苍劲、蕴含深厚的律体山水诗,使得七律与七古成为...[全文]
[文学论文]庾信诗赋中的乡关之思
摘要庾信是南北朝时期由南入北的一位重要文人,其入北后的诗赋充斥着深深的乡关之思,其诗赋中的乡关之思具体表现为故国之思、羁旅愁思、忏悔反思,而究其乡关之思的深层意蕴,可以看出庾信的忏悔精神与忠孝之间的矛盾心理,同时这也是庾信后半生羁旅生涯的精神支柱。 关键词 庾信 乡关之思 忏悔 羁旅 The Thought of Xiangguan in Yuxins Poems Abstract Yu Xin was an important literati ...[全文]
关闭窗口 论文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