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高赢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主页 > 文学论文 > 浅析李清照词的花草意象

浅析李清照词的花草意象

作者2021-06-02 14:04未知

摘要 李清照是我国南宋著名的婉约派女词人,其词博采众长,风格清丽含蓄,浪漫飘逸,无论从思想内容还是艺术成就来说都有很高的研究价值。作为为数不多的女词人之一,她的一生与花有着不解之缘。她爱华惜花,对花有着特别的关注,词中也有着大量的花意象。梅、菊、荷、桂、海棠……每种花都有着不同的含义,她在写花,更是在写自己。这些花意象随着其人生的不断发展,表现出不同的情感变化,呈现作为女性特有的心路历程。而这些花也与她融为一体,展现出一个柔弱却坚强的女词人形象。
关键词 李清照  花草意象  演变  情感  
On the image of flowers and plants in Li Qingzhao's Ci
Abstract Li Qingzhao is a famous female poet of graceful school in Southern Song Dynasty. She has a wide range of words, a clear and implicit style, and a romantic and elegant style, which has a high research value in terms of both ideological content and artistic achievements. As one of the few female poets, she has an indissoluble relationship with flowers in her life. She loves and cherishes flowers, pays special attention to them, and has a lot of flower images in her poems. Plum, chrysanthemum, lotus, laurel, begonia…… Each kind of flower has a different meaning. She is writing about flowers and herself. With the continuous development of her life, these flower images show different emotional changes, showing her unique mental process. And these flowers are also integrated with her, showing a weak but strong female poet image.
Key word Li Qingzhao  Image of flowers and plants  evolution  emotion 
 
 
 
 
 
 
目  录
引   言 1
一、 花草意象概述 1
二、 李清照词中的花草意象类型 1
三、 李清照词中花草意象的演变及特点 2
(一)少女时期 2
(二)少妇时期 3
(三)孀居时期 6
三、创作成因 7
(一)社会原因 7
(二)自身原因 8
结  论 9
参考文献 10
致  谢 11
 
 
 
 
 

引   言
李清照作为“千古第一才女”,其词具有丰富的意境,历来有很多学者对其词展开研究。意象作为作者情感的载体,通过对意象的分析可以看出一个人在创作词时的内心感受。易安词中富有特色的花草意象,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也一直为学者专家们所探讨。前人的研究主要集中于李清照词中的花意象:探讨花意象与李清照情感人格的联系、与当时社会的联系、探讨词中所流露出来的女性主体意识和美学意蕴;对于其词中所出现的草意象则较少有人关注,进行研究。而本文则希望结合李清照词中的花草意象来对其情感变化做出探讨。
一、花草意象概述
在中国诗词中,情感是根本,语言则是表现情感的重要手段。没有情感写不出动人的篇章,而只有情感或太过直白的语言,也难以形成脍炙人口、流芳千古的佳作。所以作为诗歌的语言,首先要生成诗的意象。因此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其他民族,人们赏读诗词和诗歌时,都把认识意象作为解读诗歌的基础。而古典诗词作为中国文化的瑰宝,其中蕴含的意象也有着自身独特的历史和文化内涵。
所谓“意象”是美学中诸多术语中的一个。“意象通常是指创作主体创造的艺术形象能够包融主体的思绪意涵。”[]由此观之,意象不是单纯的物象,而是一种在作者头脑中加工过的自然现象。它不仅仅含有事物本身的某些特征和属性,而且还具有创造者赋予其特殊内涵的特征和属性。意象在中国古典诗词中,就像是盖房子所必须有的砖石,是最基础的元素。砖石相互叠加形成一面面墙,从而构成一栋房屋,而意象和意象相互交织、组合,就构成了中国古典诗词。作者用这种形象来表达自己的思想,让它告诉读者自己的所思所想,感动读者,唤起读者的想象和联想,从而产生共鸣。而花草意象则是古代诗词创作中的一类重要方面,这类意象往往以不同的花草表达作者不同的心情思绪或是人生追求,就像梅的高洁、菊的孤傲。
二、李清照词中的花草意象类型
花草意象一直为历代文人所喜爱,在李清照的词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李清照流传下来四十余首词,其中有三十多首写到花。在自然界,花的种类成千上万,也有不少的花能够进入文学作品中,而李清照最感兴趣的就是梅、菊、桂、荷。在李清照的词中明确提到的花有荷花、梅花、丁香、酴醾、蘋花、桂花等。此外,直接提到花名的词作就有25首之多。而在全部咏花词中,写梅花的11首,写菊花的4首,写桂花的有3首,写荷花的3首,写海棠的2首。这些花无一不高雅脱俗,格高香幽,也代表着李清照的人格特征。
三、李清照词中花草意象的演变及特点
    在李清照的词中,“花”是她的情感载体,贯穿了她的一生,与其自身的命运经历息息相关。随着李清照境遇和经历的不断改变,李清照词中的花草意象所蕴含的情感与意义也在不断变化,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特点,同一种花草意象在不同的时期也有着不同的意义。前人一般将李清照的作品分为南渡前和南渡后,这肯定是有道理的,但还是有些笼统。对于李清照来说,宋室南迁对她来说固然是有重要影响的,但她一介弱女子,在封建礼教的影响下,和许多女子一样都是出嫁从夫,相比国仇来说,丈夫赵明诚对她的影响更直接一些。在赵明诚的陪伴下,即使是南渡以后,一旦生活安定,她仍有兴致去踏雪赏花作诗;而她这些“闲情逸致”,却在赵明诚病逝后被统统击垮。正是因为家亡,所以才能更深刻的体会到国破的变化,使得之后词的风格和思想都产生根本的变化。因此本文将她的词分为少女时期、少妇时期和孀居时期。
(一)少女时期
李清照出身于一个士大夫家庭,父亲李格非是著名的文学家,曾拜苏轼为其老师,与苏氏门人来往甚密,官居要职,品格高尚;母亲也是大家闺秀,在文学上也有颇多造诣。由此可观其家庭文化氛围之浓厚。她自幼生活在一个这样富裕美好的家庭之中,从小耳闻目染,自身聪慧,又受家学熏陶,才华过人,所以她从少年时期的时候就有写诗的名气。少年时代,随父亲居住在汴京,京都繁华优美的景象激发了她的创作热情。在作诗之外,以一首《如梦令》名震京都,使得当时的文人学士纷纷击节称赏。处于这种无忧无虑的环境中,生活于她而言是美好而阳光的,所以她少女时期的词多抒发欢愉之情。
《如梦令》就是她少女时期词的典型代表。整首词都充满着少女的欢快心情。夕阳西下,游兴未尽的少女们乘坐着小船,在盛开满荷花的池塘上摇晃,少女已然喝醉,辨识不出回去的道路。对这欢乐的时光流连忘返,只想等着兴致尽了再回去,却不想误入了荷花深处,惊起了一群水鸟。在词中,亭亭玉立的荷花就仿佛是少女时期李清照的化身,它尽情沐浴着阳光,吸取着雨露,恣意的蓬勃生长。
在众多花草之中,李清照对梅花非常偏爱,而这种偏爱在这个时期就已有所体现。李清照少女时期的写花词是最少的。而在这少量的写花词中,就有两首提及到梅花。《浣溪沙·淡荡春光》就有写到“江梅已过柳生绵”[]。又是一年寒食时节,玉炉中的沉香即将燃尽,午睡初醒,花钿已经掉落在了枕头边。燕子还没有来,少女们在一起斗草嬉戏。梅花的花期已经过去,正是杨柳飞花的季节。黄昏时天空飘下一点点小雨,打湿了经常去玩耍的秋千。寒食节本就是春光极盛之时,望着窗外的烂漫春光,想到春天已过一半,不由得感到有些寂寞和无可奈何的感伤。
《点绛唇·蹴罢秋千》,则描写顽皮的女子荡完秋千后,慵懒的整理着纤纤玉手。此时正是春天的早上,花儿含苞待放,因为荡秋千而出的一身薄汗渗透着薄薄的衣裳。正在休息的时候,忽然看到有客人进入了花园,她来不及整理好衣服,只好匆匆回避,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只脚着罗袜跑走了,就连头上金钗也从发间滑落了下来。含羞的跑开之后,又因为好奇而停下了脚步,她想见见来人却又不敢见,只好回过头来靠着门装作闻青梅的样子,偷偷打量进入花园的客人。“蹴罢秋千”、“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向我们展现了一个顽皮而又娇怯的李清照。
除此之外,《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也是李清照的代表作之一。这首描写海棠的词,以最后一句“应是绿肥红瘦”[]为历代文学家所称赞。不仅表明其观察的仔细,同时也写出了闺中人的伤春之感。“应是”虽然是推测,但也暗含着“必然是”的含义。海棠花很好,但是风雨无情,它肯定会凋谢的,包含着无尽的惜花之情。
花在早期易安词中所展露的更多的是少女情怀,主要描写李清照的闺中生活,带有少女独有的气质。少女时期的李清照,正如她笔下的花一样,拥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在含苞待放的季节,肆意生长。
(二)少妇时期
李清照18岁那年嫁给了比她年长两岁的赵明诚,两人之间琴瑟甚笃。他们有着共同的志向和兴趣爱好,都痴迷于珍本古籍、名人书画,经常典当东西也要买下所爱之物。新婚后的生活,虽然贫俭,但安静祥和,充满着幸福与甜蜜。也正是在这新婚燕尔之时,写下“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害怕夫君说自己没有花好看,便将花簪到发上,让他仔细比较,看看到底哪个更美。一个简简单单的戴花、比花的场面,将一个天真、好胜、爱美、爱撒娇的李清照呈现在我们面前,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是新婚之后生活的甜蜜以及对生活的热爱。而这时的李清照在爱情的浇灌下,也如她发上欲放的鲜花一样娇艳欲滴。
夫妻间琴瑟和乐,一片岁月静好,但总的来说两人之间基本上是聚少离多的。出嫁后的翌年,李家就被卷入党争之中,李格非被罢官,只得带着家眷回到原籍。第二年,李格非的罪名最终还是波及到了李清照,此时的李清照不仅面临着离开赵明诚的困境,汴京也没了她的立足之地。家里境况糟糕,又与赵明诚分离,她只好寂寞的守着深闺,作为女词人的李清照无疑是敏感的,她将无法言说的思绪凝聚在笔端,使得她的词中开始带有丝丝愁绪。
《一剪梅》就展现了这个时期李清照的情感。作为她这个时期的代表作品之一,这首词无疑是优秀的。一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将她心中那难以排遣的愁绪表达的淋漓尽致。已经到了秋天,又是“红藕香残”7的时节。词人想借散心来排解一些心中的相思之情,于是轻提罗裙,独自登上了兰舟。仰望这天空中悠悠的白云,想着是否有谁会将书信寄来?这种思念无论白天黑夜,一直萦绕在词人的心头。落花独自飘零,水独自流淌。词人和她所思念之人两地分离,却有着一样的相思之苦。这种愁苦难以排解,刚刚离开微蹙的眉梢,转而却又隐隐地涌上了心头。
《醉花阴》表达了赵明诚出游时期李清照的自怜以及节日之时对丈夫的思念,“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一句传唱至今。秋天正值万木凋零之际,不知不觉又到了重阳节,把酒赏菊本是重阳佳节的重要活动之一,然而当丈夫不在身边时,李清照却闷坐一天,终于在黄昏时强打起精神独自一人把酒赏菊。菊花的香气在这方空间飘荡,盈满了双袖,然而她却无法将黄菊送与远在异乡的亲人一起观赏,思念无法排遣,遂再无把酒赏花的兴致。瑟瑟西风中的菊花与词人重叠到一起,感叹着青春流逝,相思之苦。
屏居青州的十年应该是李清照度过的少有的安宁岁月,他们一起治学创作,一起搜求古籍书画,生活清贫,但却自得其乐。也是在这期间,写下了这首咏桂花的《鹧鸪天》。“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在李清照看来,桂花虽然不像其他的花一样拥有着艳丽的颜色,本身色泽暗淡,只有幽香,但它情操高尚,就像是隐居的君子一样,无须颜色的装饰,就已赢得了诗人的崇敬。即使是她最爱的梅花也比不上。而词中的“暗淡轻黄”、“情疏迹远只留香”9也体现了李清照本人高尚的品格和德行操守,她对桂花的赞颂也表明了她对内在美的看重。
除屏居青州的十年外,李清照与赵明诚聚少离多,她笔下鲜艳美丽的花儿也不再似从前那般蓬勃的朝气,更多的是花的残缺与飘落。“红藕香残”7“揉损琼肌”[]“梅萼残枝”“更挼残蕊”[]“酴醾落尽”[],李清照将自己的愁苦与孤独寄托于残花之上,使花儿成为自己的化身,吐露那些难以诉诸于口的情思。
南渡之后,国土沦丧、背井离乡的悲苦郁结于心,李清照写下众多咏梅词,《诉衷情》便为其中一首。词人以残梅为引,通过“更挼残蕊,更捻余香,更得些时”11这几个单调重复的动作将词人的愁苦心境表现出来。在深夜里,词人独自把酒,一场大醉之后,词人太过倦怠,以至于没有卸妆就和衣而睡了。酒意渐消之时被残枝上的梅香从睡梦中熏醒,只怪梅香太过浓郁,打扰了她回归故里的美梦,梦醒之后回归现实,却是欲归不得。她孤独一人,久久不能入睡,陪伴自己的只有月亮,无聊的用手指揉捏残梅,闻闻残香,借此来打发时间,但心思却可能早已回归从前了吧。“残梅”勾起词人对往事的怀念引起她的怜惜之情,而残梅又何尝不是她此时处境的写照呢。
除了花,李清照的词中还有着少量的草意象。《小重山·春到长门春草青》是李清照早期独居时的作品,与其他思春怀人的作品不同,它没有表现出孤单与怨恨,更多的只是在希望丈夫能够早日归来,好与自己一同度过一个美好惬意的春天。开头“春到长门春草青”[]一句,直接引用前人成句,暗喻幽居之意。用“春草青”点明了此时的时节,也有春草已青,而良人尚未归来的思念。梅花只有少许开放,还没开遍。饮一杯茶,驱散仍然萦绕心间的梦境。春草江梅,一杯茶水,带给词人的是无限的惊喜与快乐。不知不觉从清晨到了黄昏,虽然庭院里的梅花还没有全部盛开,但花影却被斑斑驳驳的映射在重重的门上,感觉是沉沉地压下来,好像会坍塌一样。清淡的月光像是轻盈的铺在稀疏的帘子上。而入词美好的春光,即使是错过一次也是很可惜的了,而词人的丈夫却是错过了二年三度。由此词人她发出呼唤:快点归来吧,说什么也要一起度过这个无比美好的春天。整首词自然隽永,感情真朴,具有浓厚的生活色彩,字里行间流露出喜悦乐观的情绪。
《点绛唇·寂寞深闺》中的“连天芳草,望断归来路”[]同样也运用到了“草”这个意象。这首词是以伤春写离恨。“一寸柔肠”和“千缕愁思”14相结合,充满了压抑,似乎看到了闺房里那个孤独的女子被挥之不去的忧愁紧紧包围,使她再也无法忍受。而“惜春”两句,虽然没有直接言明女子之愁,然而一句“惜花花去”14,就委婉巧妙的展现了女子此时的心理状态。淅淅沥沥的雨声催促着落花。花儿在慢慢的凋谢,女子心中仅存的一丝慰藉也随着这一片片落花消失无踪了。人的青春就好像这春花与春光一样在悄悄地逝去,对春花、春光的珍惜又何尝不是对易逝时光的珍惜呢?词人百无聊赖的倚遍了阑干,却“只是无情绪”14。轻声问出“人何处”14,人们才得知她凭栏远望的目的和“只是无情绪”的根本原因。然而即使词人的视线随着这良人归来的必经之路望到尽头,却仍旧不见他的踪迹,眼前只有一眼望不到边的连绵衰草。同样是“草”,不同于“江梅春草”的惊喜与欢乐,这里的“连天芳草”更多的的是凄凉,是对望眼欲穿的女子无情的回答。
少妇时期的李清照处在人生最美好的阶段,就像是盛放的花朵,美好而热烈,所以有“自是花中第一流”9的自信;有“徒要教郎比并看”6的甜蜜;有“此花不与群花比”[]的自傲;而聚少离多的夫妻生活则让她有了“人比黄花瘦”8的自怜;“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7的愁思;“可怜春似人将老”[]的无奈,这些共同组成了李清照美好和愁思交缠的岁月。
(三)孀居时期
我国古代的诗人词人大多感情丰富,他们将那些无人能理解的思绪寄托在花草树木、自然风光之中,他们所描绘的那些花草虫鱼、山水鸟兽就是他们心境的体现。而在赵明诚病逝以后,李清照的生活不复少妇时期的甜蜜与闲适,她颠沛流离,不仅经历丧夫之痛,国破家亡的悲痛也压在了这个孤苦瘦弱的女子身上。生活的巨大变化使得她的心境一改从前,词中透露着苦闷、哀愁,笔下的花也由残缺变得更加衰败,至于憔悴、凋零的境地。
《声声慢·寻寻觅觅》多数人认为这是李清照晚年时期的代表作品之一。开头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就好像是伤心之人正在低声倾诉自己的遭遇,还未开口便已使人感受到词人的忧愁。心情不好,再加上这乍暖还寒的天气,词人连觉也睡不着了,所以连短暂的逃离悲痛都做不到。喝酒也驱散不了这寒冷,而独自一人饮酒则显得更为凄凉。正伤心之时看见飞过的雁子,恍惚间觉得它就是从前为自己传情送信的那只,然而物是人非,这“旧时相识”17也不过是又勾起了心底对于亡夫的想念与悲痛罢了。这时看见菊花,发现再无当初“东篱把酒”、“暗香盈袖”8的闲情雅致了。花儿已然憔悴,落红堆积满地,却并不想去摘来赏玩。词人苦闷的坐在窗前,却不知道怎样才能独自一人熬到天黑。点点滴滴的细雨一直下到黄昏时分,而词人的心绪纷繁,又哪里是只一个“愁”字就能说得尽的啊。这时的菊花再也没有往日“屈平陶令,风韵正相宜”10的高洁、孤傲,只剩下了“憔悴损”“满地黄花堆积”17,而李清照也如这菊花一样,变得憔悴瘦弱,孤苦凄凉。
同样写于明诚病逝后的《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说是咏梅,却不过是借梅怀人罢了。《梅花三弄》的笛声惊破了梅心,也挑起了词人对丈夫的相思之情,引起她的无限幽恨。门外潇潇细雨,门内泪下千行。李清照常用梅花来装饰自己,而昔日词人与赵明诚“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6有多甜蜜,面对如今欲折梅寄赠,却“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的现状就有多悲伤痛苦。
《清平乐·年年雪里》是李清照晚年总结追忆自己一生的作品,“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是欢快率真的少年,“挪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19是悲哀凄苦的中年,“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19则是沦落沉痛的晚年,词人将不同时期赏梅场景融于一首词中,用“风势”来暗指当时的斗争形势,“难看梅花”则指国家遭难,不仅向世人展现了她一生的心路历程,同时也寄寓着对国家境况的担忧。
《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作于李清照晚年摆脱牢狱之灾、重病初愈之时,与同期作品不同的是,这首词并没有展露太多的苦闷悲痛,更多的是一种闲适宁静的氛围。诗人久病,在这段时间独自一人,赏月、看书、观景,只有“木犀花”“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是桂花的别名,在古代诗词中桂花芳香四溢、朴实无华,大多代表的是一种温雅清淡、超然物外的风度,而在这里,“桂既是她的观赏对象,更是其理想的寄托,甚或是其人格的自况”[],象征着她闲静、平和的心境,带着她后期少有的怡然自得。
三、创作成因
(一)社会原因
李清照是少有的女词人,即使经历历史长河的洗礼也未被人们忘却,凭借的不仅是婉约派女词人的身份,还有她对杰出人格的追求。李清照生活在封建统治的古代,那是一个标榜“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女子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社会规则所束缚,而李清照却从中跳脱出来,突破闺阁女子一贯柔弱、逆来顺受的形象,大胆的像男子一样去追求“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9的内在品质。这种追求对于男子来说,可以转化为沙场立功或是通过读书入仕来实现,而对于李清照这样一个弱质女子来说却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只能将那些不能实现的追求诉诸笔端。
总的来说,李清照的一生是可悲的。她虽有少年时的欢乐、少妇时的甜蜜,然而经历更多的则是聚散离别、颠沛流离。她生活在宋代发展的衰败时期,北宋向南宋过度,少数民族不断侵袭国家。时事变幻,民族衰落,家庭变故,她的心灵也更加敏感。国破家亡让李清照的词由闺思闲愁转为关心现实的苦寂悲愁,也使得她成为杰出的女词人。李清照将情怀寄寓于花,将花与其人生经历融为一体,向人们展现了一个凄凉孤苦而又亭亭玉立的女词人形象。
李清照的词有众多意象,花、酒、月、雨、帘(包括较少的“草”)等,她最偏爱的无疑是花,而花中写的最多的是梅和菊。这除了李清照本人的喜爱之外,也与当时词坛对花意象的整体选取角度有关。纵观宋代词坛,词人对花意象的选取以梅最多,菊花也不在少数。以苏轼、秦观和陆游为代表,苏轼写梅10首,写菊9首;秦观写梅15首,写菊3首;陆游写梅10首。梅、菊意象的选取源于词人对其高洁、孤傲品质的追求。在此背景下,李清照选取梅菊作为传递情感的媒介也就不足为奇了。
(二)自身原因
李清照生于士大夫家庭,自幼博览群书,更是生活富裕。对她这样一个贵族少女来说,花是她的日常生活中很常见的事物。花园戏耍,游玩见花,桌上插花,甚至花瓣洗漱,总之,她的生活与花一定是紧密联系的。花伴随着她成长,在无意间寄托了她诸多的心情思绪,也成为她创作之时自然而然想起的事物。所以当她想把自己的心绪感受和那些不能实现的追求诉诸笔端时,花就成了她最好的寄托对象。
李清照词中大量运用花意象还有一个原因,她在用“花”来展现自身的品格和形象。李清照用“此花不与群花比”15、“绣面芙蓉一笑开”[]来自况,也用梅来表现她的高洁,用菊展现她的孤傲,用桂花来表明她对内在美的重视。在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花和女性也常常被联系在一起,他们都象征着美好与美丽。人们会用“花容月貌”、“出水芙蓉”等词来形容女子,古代更是用“豆蔻年华”、“桃李年华”等来形容女子的不同年龄阶段。除此之外,花和女子还有一个共通之处,他们最为人看重的时候往往都是他们外在形象最好的时候。在古代,“一夫多妻”是合法制度,女子依附男人而生存,将自己的个人价值寄托在丈夫以及家庭上。因此,封建社会的女子心中也大多隐藏着被抛弃的担忧,李清照笔下的“残蕊 ”、“梅萼残枝”又何尝不是这种隐忧的体现呢?
李清照作为一名女性,有着细腻的内心,对于花,她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就在梅花开始绽放的时候,她注意到了,写着“江梅些子破,未开匀”13;梅花将要落下,她又为“晚风庭院落梅初”[]感到惋惜。她对花儿命运的关注,情感的表达,也是对其自身命运的感慨叹息。对“雨疏风骤”之后“绿肥红瘦”5的海棠花的怜惜,不仅是在怜花,更是在自怜。花苞初绽的朝气,盛开的娇艳,凋谢的残败,就像是李清照一生的写照。
结  论
李清照的一生跌宕起伏,她有着自由快乐的少年和伉丽情深的甜蜜婚姻,但也曾陷入不得不与夫君分离的困境,经历过颠沛流离的生活。她作为婉约派的重要词人,用女性特有的角度写下了自己的所见所感,其词承接了前代婉约词人的含蓄蕴藉,又在此基础上变化和发展,带有着她个人独具的豪迈倜傥。在她的词中,各种各样的花不再只是现实之物,同时也是她个人情感、境遇的真实写照。她通过花来描写人,用花来展现她一生曲折复杂的生活、情感经历:“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的率真,“绿肥红瘦”5的自怜,“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17的凄苦……大多数情况下,李清照笔下的花朵都是娇艳美丽的,但与此同时它们又常常要忍受风雨的侵袭,在风雨中摇摆不定,很难保护好自己。赏花人在爱花惜花的时候往往会带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担忧,在词间流露出自己对美好事物饱受摧残的哀叹与惆怅,但更多的是对美好事物的热爱与珍惜。花通常与文人的气韵相通,所以李清照用它来表达自己的情感,“于是,她就把自己的情怀寄托在那花身上,从而沟通了花与人两种不同的生命状态”[],让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柔弱孤傲而又具有“丈夫气”的李清照。
 
 
 
 
 
 
 
 
 
 
 
 
 
 
参考文献
[1] 唐圭璋.全宋词(第二册)[M].北京:中华书局,1999.
[2] 陈祖美.李清照词新释辑评[M].北京:中国书店,2003.
[3] 柯宝成.李清照全集[M].武汉:崇文书局,2015.
[4] 孔繁冬.李清照词中“花”意象的认知解读[J].绥化学院学报,2011,31(03):139-140.
[5] 张忠纲,张欣.论李清照词中花之意象[J].山东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91(05):74-78.
[6] 张彩霞,宋世勇.论李清照词花意象[J].惠州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04):30-36.
[7]  刘拉妮,马淑兰.浅析李清照前期词中的“花”意象[J].太原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6,34(02):67-70.
[8] 翟明女.人生如花,花浸情思──李清照词作中花意象解读[J].名作欣赏,2011(35):17-19.
[9] 张纹华,林伟.论李清照词的花意象——从唐宋文人审美、女性情感审视李清照词的花意象[J].语文学刊,2006(24):56-57.
[10] 胡春玲,王妍.李清照咏花词情感探微[J].北方论丛,2003(03):79-81.
[11] 贾丽微.论李清照词中“花”意象的使用及其象征意义[J].北方文学(下半月),2011(07):90-91.
[12] 张丽珍.李清照词中的“酒”与“愁”——以《醉花阴》《声声慢》为例[J].湖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21(04):62-65.
[13] 王亚平.不知蕴藉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浅析李清照梅词的情感意蕴[J].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2010,16(04):14-16.
[14] 李玲珑.女人花——品李清照的花词[J].名作欣赏,2014(05):92-94.
[15] 张连举.论李清照后期词的主体特质[J].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01):75-78.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文学论文]宗臣《报刘一丈书》研究
摘要 纵观宗臣的《报刘一丈书》这篇文章,用冷峻的讽刺,漫画的笔法,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再现了明朝嘉靖年间的社会现状,刻画出官场的人情冷暖,具有较高的现实意义和艺术价值。同时该文作为一篇朋友通信,也具有极高的写作技巧;已有研究文章此点涉及不多,本选题意在此点用力,由此深入挖掘宗臣写此文的背景和目的。首先,本文从《报刘一丈书》已有的研究成...[全文]
[文学论文]中学语文个性化作文教学
摘要现今教学中思维定势对学生写作造成了约束,学生写作时无法写出真正的自我和真实的个性。而个性化作文教学的目标就是为了学生抒发感情,表达个性,把学生本身作为教学的出发点和目的地,这也是对人的人文关怀。本文基于个性的理论,对个性化作文教学做出了基础的探讨,针对个性化作文教学提出了基本的策略和方法。 个性化写作并不与考场作文相反,本文旨在通...[全文]
[文学论文]郑板桥题画诗研究
摘要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他的诗书画堪称郑虔三绝。他的绘画与题画诗独具一格,自成一家,影响深远。本文主要论述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背景、创作理念、创作内容、创作风格,从文学价值、审美价值、文化价值等方面入手,初步阐释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价值、创作影响。 关键词 郑板桥 题画诗 创作内容 创作价值 创作影响 A study of zheng banqiaos painting poem...[全文]
[文学论文]恽珠研究
摘要 恽珠是清代闺秀论坛的奇葩。她一生相夫教子,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职责,从而成为了贤妻良母的典范。作为古代的一个女子,她的职责算是尽到了。她自身在诗词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她的诗词中充分反映了她创造出来的多彩斑斓的世界以便能够帮助我们更加全面的深入了解清代大家闺秀的生存发展状态和清代诗歌的内涵与概貌。此文将首先详细介绍恽珠的家世和文化背...[全文]
[文学论文]元好问山水诗研究
摘要元好问是金末元初伟大的作家、历史学家和诗歌评论家,山水诗发展到金元时期,由元好问推向新的高潮,除了简单的模山范水之外,元好问还将难以抒发的爱国情怀和朋友间的真挚友谊写进山水诗篇,形成了悲壮与雄浑一体的独特诗风。诗人喜爱高山流水连带着亭台楼阁,既有雄肆豪放、跌宕多姿的古体山水诗,又有笔力苍劲、蕴含深厚的律体山水诗,使得七律与七古成为...[全文]
[文学论文]庾信诗赋中的乡关之思
摘要庾信是南北朝时期由南入北的一位重要文人,其入北后的诗赋充斥着深深的乡关之思,其诗赋中的乡关之思具体表现为故国之思、羁旅愁思、忏悔反思,而究其乡关之思的深层意蕴,可以看出庾信的忏悔精神与忠孝之间的矛盾心理,同时这也是庾信后半生羁旅生涯的精神支柱。 关键词 庾信 乡关之思 忏悔 羁旅 The Thought of Xiangguan in Yuxins Poems Abstract Yu Xin was an important literati ...[全文]
关闭窗口 论文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