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高赢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主页 > 文学论文 > 唐代粟特史姓家族谱系研究

唐代粟特史姓家族谱系研究

作者2021-06-02 13:32未知
 

摘  要 来自中亚的史姓粟特族人,自西向东一路迁徙来到东方。并且早在晋代,史书上就留下了他们的痕迹,当时间来到唐朝,粟特史姓逐渐稳定下来。随着时间的迁移,他们的汉化程度越来越深,从他们的婚姻状况中与汉人通婚的情况中,可以窥视一二。不过他们也在某些方面保留了独特的风俗,比如商业传统,有官职在身的粟特史姓,在为官的同时,一边经商,积累财富。无官职的粟特史姓,在从事农业的同时,经商补贴家用。此外还有祆教信仰,在安史之乱后,在排胡的大环境下,仍旧保持着祆教信仰。本课题从史料记载中有关入华粟特人史姓后裔的相关资料出发,整理史姓家族在唐代社会的谱系发展,研究粟特史姓家族在唐代社会中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变化。
关键词 粟特  史姓  迁徙  官职  生活
A Study On The Genealogy Of Sogdiana Shi Family In The Tang Dynasty
Abstract The Sult from Central Asia migrated from west to east. And as early as the Jin Dynasty, the history books left their traces, when time came to the Tang Dynasty, Sute Shi surname with its force in this dynasty occupied a place. With the migration of time, their degree of Sinicization is getting deeper and deeper, from their marital status of intermarriage with the Han people, can peep at one or two. However, they also retain unique customs in some areas, such as business traditions, with the official position in the body of the Sulthi surname, while doing business while accumulating wealth.The unofficial surname of Su te Shi, while engaged in agriculture, engaged in business and subsidized household use. In addition, there is also the belief in Buddhism, after the Anshi Rebellion, in the environment of Hu, still maintain the belief in Buddhism. Based on the historical data about the descendants of the historical names of the people who entered China, this paper studies the evolution of the family of historical names in the Tang Dynasty, and studies the political and cultural changes of the family.
Key words Sogdian  Posterity,Shi surname,migrate,Official position,habits and customs
 
目  录
引  言 1
一、迁徙 1
二、官职 3
三、婚姻 6
四、生活 8
(一)商业 8
(二)宗教 9
结  论 10
参考文献 11
致  谢 12
 

引  言
唐代,随着政局的稳定,大量粟特人在中原定居。中亚史国人改姓史,随着时间的发展,粟特史姓家族开始融入唐代社会。本课题从粟特史姓入手,探讨史国人来到中原后其之定居、婚姻、风俗,随着时代的变化,粟特史姓如何融合社会,部分史姓如何进入唐代上层社会,在唐代社会中,粟特史姓在政治、文化上存在哪些影响。
关于粟特史姓的相关研究有荣新江先生《从撒马尔干到长安:粟特人在中国的文化遗迹》、马晓玲《北朝至隋唐时期入华粟特人墓葬研究》、杨凯军的《西安北州史君墓石椁图像初探》、高文文《唐河北藩镇粟特后裔汉化研究》、李晓明《唐史宪诚家族在河北的活动》、李晓明《唐史孝章家族研究》、尹勇《唐魏博节度使史宪诚族属再研究_兼论_泛粟特_问题》等等。
粟特人,善于经商,其行商的组织形式并非我们所熟悉的长途运输,而是类似于我们现在的快递的组织形式,通过一站一站的接力运输,将货物从一个地方转运到另一个地方。这种方法就需要在不同的地方设立站点,以便运输,而有的站点日益庞大,就形成了大的聚落,乃至一国。粟特史姓,就源自于中亚诸国中的史国。“史国,或曰佉沙,曰羯霜那,居独莫水南康居小王苏薤城故地。”[]因为其国名为史,所以以国为姓,姓史。
一、迁徙
粟特人的故土主要在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并且包括了部分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领土,也就是泽拉夫珊河流域,位于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这片土地上中分布着大小不同的国家,其中就包括“羯霜那”史国。因此能够出现的唐朝的粟特族史姓家族成员,一定是经过一代人乃至数代人地迁徙进入中原地区的。荣新江先生在《从撒马尔干到长安》中认为粟特人是以一条自西向东的路线迁徙至唐朝的。以昭武九姓的各个城邦国家开始,分三条线路。分别是碎叶至北庭,经伊州至沙州。由疏勒经龟兹、焉耆、西州、伊州至沙州。最后一条是有疏勒经于阗、播仙镇、石城镇至沙州。其后由沙州开始向东继续迁移,经过瓜州、肃州、甘州、凉州至靈州、并州、原州。[]史姓家族就是如此。
以史索严墓志为例,“公讳索严,字元贞,建康飞桥人也。”[]墓志中所说的建康,不是我们熟悉的南京,而是前凉张骏所设立的建康郡,也就是今天的甘肃省高台县,由于缺少史索严祖辈的文献史料,无法得知,其祖辈是何时到达、如何到达建康飞桥地区的,所以无法知道在到达建康飞桥之前,他们曾经迁徙到过哪里?又在哪里居住过多长时间?但是我们可以知道一条大致的迁徙方向:由西向东。从史国到了建康飞桥,后来因为“其先从官,因家原州。”,祖上做官的原因迁徙到了原州,而到了史索严这一代,则进一步向中原地区发展。史索严横跨隋唐两朝,他的迁徙在隋朝就已经开始了,仁寿四年从辇驾于东宫,除大都督長上宿衛,因而来到了长安,此后便以长安为中心开始活动:“大業元年,授平涼郡都尉。義寧二年,武皇帝拜朝請大夫,兼授右一軍頭,討薛舉。武德四年,除右屯衛立功府驃騎將軍。貞觀元年致仕。顯慶元年五月十三日卒於原州萬福里第,年七十八。三年,遷葬於原州城南高平之原。”[]在史索严致仕后,他又回到了原州。并且葬在原州。
史诃耽家族与史索严家族有着相似的情况,根据他的墓志记载“君讳诃耽,字说,原州平高县人,史国王之苗裔也。”[]原州位于今天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而史索严为史国王之苗裔,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史诃耽家族是从粟特史国,迁徙到原州的。我们可以从史诃耽的曾祖史尼的官职“魏摩訶大薩寶、张掖县令”中了解到,史诃耽家族在从史国到原州的路径当中,经过了张掖,此外还有史诃耽祖父史思“周京左师萨宝、酒泉县令”中的酒泉县,随后才到达了原州。而后史诃耽因官来到了长安“武德九年,別敕授左二監,尋奉敕直中書省翻譯朝會,祿賜一同京職。”[]于总章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卒於原州平高縣勸善里舍。于咸亨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葬于原州之平高县城南百达原。
在宁夏固原,与史诃耽家族一同被发现的还有史道德家族,《史道德墓志》记载“其先建康飞桥人事。”史道德家族,在来到中原地区的路途中,也经过了建康飞桥,“远祖因官来徙平高,其后子孙家焉,故今为县人也。”[]祖辈跟随着官职的变化,迁徙到原州。到了史道德这一代,又因官迁徙到北平。“總章二年,拜給事中,遷玉亭監。龍朔三年,除蘭池監。”[]
从以上三个家族皆是由隋入唐,并且比较清晰完整地纪录了入唐前后的迁徙过程,我们可以发现从中发现其迁徙的路径与方式是从西到东,一步一步逐步迁徙。而在这过程中,有两个地方比较重要,一个是建康飞桥,一个是原州。这俩个地方应该是隋唐粟特人进入中原地区的主要中转地点。而从史道德与其祖辈的籍贯改变可以看出,随着进入中原的时间越长,其籍贯也就越靠近中原地区,所以进入唐中后期之后,在墓志上少见诸如建康飞桥、原州等边区地名,只有在其祖辈官职等细节处可发现一二,如史懷訓家族,史懷訓墓志中如此写到,“君讳怀训,字仲晦,济北人也。”[]此时的史懷訓已经到了济北郡。但是,他的曾祖史归曾做过“原州刺史”,我们就可以知道,史懷訓是从原州迁徙到济北的。
此外,我们还能在一些未记载祖辈后代的粟特史姓墓志铭中,看到一些迁徙的痕迹,比如史住,居住地是西州高昌[],史敬奉是靈州灵武人[],都是在迁徙路线之上,与史索严等家族相比,只是深入中原的程度不同罢了。
除了以上这种,一代一代逐步内迁的情况外,还有在李唐成立后,直接进入唐朝的特殊情况。
比如史多,字北勒家族,史北勒的曾祖父达官,是本蕃城主,祖父昧嫡,袭本蕃城主。父亲史日派遣他的儿子史北勒,来到唐朝。史多来到朝廷之后,拜中郎将,又加冠军大将军,进上柱国,后又转右领军卫中郎将。“開元六年十月廿六日卒於里第,年一百一,七年遷洛陽城南。”[]史多直接从史国,迁到了长安,并且安顿下来。
再比如,史诺匹延,字义本家族,史义本在其墓志中记载,其父本西蕃史国人,后归附唐朝,而史义本在大唐出生,“久存揚府,寄在江都”,授游击将军。“開元七年卒,年五十八。葬河南縣龍門鄉費村。”有子女五男一女。[]以上两个家族的迁徙路线则完全省略了中间的迁徙路线,由西域直达中原地区。
二、官职
粟特一族的武力强大,在入华之后,参与了众多的战争,立下了卓越的功勋。而李唐王朝也对此表示肯定,不吝封赏。作为粟特族一支的史姓家族,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大量的史姓家族成员,通过战争获得了功勋,从而在唐朝立足。
首先来看史索严家族,史索严家族是入唐比较早的家族,据其墓志可知,其家族最早可以追溯到曾祖史罗,其为“后魏宁远将军、西平郡公、食邑八百户。”其后入隋,祖父“鎮遠將軍、通直散騎常侍,襲爵西平郡公。”与考“周三命上土曠野將軍、殿中司馬、左衛掌設府驃騎將軍。”[]均为隋官,未入李唐,不表,史索严经历隋唐两朝,唐朝开国第二年,拜为朝请大夫(文散职,正五品),兼授右一军头(原为鹰扬郎将,正四品下),并且出师讨伐薛举。武德四年,除右屯衛立功府驃騎將軍(武散官,从三品)。他有四个二子,分别是法僧、德僧、德威、神義。但是没有史料记载,史索严墓志之中也没有他们的官职记载。
其次,入唐较早的史姓家族还有史道德,字万安家族,史道德的曾祖父史度是“河渭鄯三州諸軍事”,[]祖父是“隋開府儀同三司、左衛安化府驃騎將軍。”[]皆未入唐,不表。史道德的父亲其姓名未见记载,是“唐正議大夫(正四品上)、平涼縣開國侯。”有爵位可以说明他在李唐的建立过程中有功勋,而到了史道德,“東宮左勳衛,總章二年,拜給事中,遷玉亭監。龍朔三年,除蘭池監。”[]只剩下一个为国家放牧的小官。史道德子为史文瓌,无史料记载其官职,史道德墓志亦没有记载。其家族至此没落。
然后,入唐较早的史姓家族还有史万宝家族,《史懷訓墓志》记载,史懷訓曾祖父史归“魏驃騎將軍、隴西道都督、原州刺史、靈武郡開國公。”祖父史静“宇文朝開府儀同三司、涇州總管、原蘭河渭等六州諸軍事、六州刺史、太平縣開國公。”[]以上皆为入唐不表,父史万宝官至“大丞相府功曹參軍、左光祿大夫、右衛將軍、襲封太平縣開國公。”后领兵平乱王世充与窦建德,最后官至民族尚书、检校洛州都督,授佐命功臣第二等,封原国公,在其死后謚曰肅。在《资治通鉴》中记载,被称作“长安大侠”的史万宝在李渊起兵的同时起兵响应,并且在反击隋朝的战争中,与李神通等“举兵应太原”并且与一同起兵的何潘仁一起,联合平阳公主攻下鄂县,后李神通为行军总管,史万宝为副。长安平,万宝以功授右翊卫将军、上柱国,封太平郡公。[]武德元年(618)十二月,李密叛唐东走,镇守熊州的史万宝即遣将士追蹑,遂斩密等,“传首长安”。其子史懷訓,東宮右千牛備身(正七品)。从其子官职可见,史万宝家族也显颓势。
还有史诃耽家族,据其墓志记载史诃耽曾祖父史尼的官职是“魏摩訶大薩寶、張掖縣令。”[],而他的祖父史思官职是“周京左師薩寶、酒泉縣令。”[],父史陁(史射勿)的官职是“隋左領軍驃騎將軍”[]由于他们皆未入唐,不表。史诃耽初为“平原郡中正”后还乡赋闲,直到李渊起兵,“黠贼薛举,剖斮幽岐”,史诃耽响应,于是拜唐上骑都尉,授朝请大夫。而后因其在养马方面有特殊才能,特敕北门供奉进马,又在任职过程中表现出了语言天赋,“武德九年,別敕授左二監,尋奉敕直中書省翻譯朝會,祿賜一同京職。”成为了中书省的翻书译语直官。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晋升从宣德郎、朝請郎、通義郎、朝議郎再到游击将军从七品到五品。史诃耽无子嗣的记载。史诃耽家族的其他成员还有,史诃耽的兄弟怀庆、护罗、史道洛、史大興四人以及史诃耽侄子、史大興之子史铁棒,其中仅史道洛为左亲卫、史铁棒为司驭寺右十七监,其余无官职。
此外还有史瓘家族,据其墓志可知,史瓘于天宝六载逝世,年七十。以二十年为一代人估算,其曾祖所在时间,正是唐朝初立的时间点。史瓘曾祖史忠“懷德郡王(从一品)、鎮軍大將軍(从二品),贈荊州大都督(从二品)。”祖父史元暕“太僕卿(从三品)、上柱國(正二品)、薛國公(从一品)。”父史思贞“通事舍人(从六品上)”史瓘本人“相州成安縣令(从六品上)”。史瓘无子嗣记载。[]
从以上四个家族的成员的官职对比之中我们可以看出,由隋入唐的粟特史姓家族,虽然有入唐第一代的努力,立下巨大武勋,但是却无法传递给下一代。其家族往往经历一至二代人便泯然于众人,这里值得指出一点,史诃耽、史索严、史懷訓、史瓘虽然记载了祖辈,却无后裔记载。史道德记载了祖辈,但是后辈仅记载了名字。结合其家族官位变化,我们可以推断出仅记载后裔名字或者不记载后裔的原因是,他们的后代不再显耀,抑或者是后代不再有功勋。
当然除了在唐朝建立之时,为其成立立下功劳的史姓家族成员,如史索严“右屯衛立功府驃騎將軍(从三品)”、史万宝“大丞相府功曹參軍、左光祿大夫、右衛將軍、襲封太平縣開國公。以平王世充、竇建德功遷民族尚書、檢校洛州都督、佐命功臣第二等、原國公,謚曰肅。”史道德父“正議大夫、平涼縣開國侯。”史忠“懷德郡王、鎮軍大將軍,贈荊州大都督。(从二品)”[]这些官位很大的史姓家族,也有一些比较平庸的史姓家族,比如史陁家族,史陁未记载祖辈,可知其祖辈不显,其本人“呼論縣開國公(从二品)、新林府果毅(从五品下)”有子二人,史师“父師□朝左□衛”,史英“左衛郎將,襲封父邑。”[]有孙女二人,师女嫁安懷、英女,嫁康氏。
粟特一族一直是凭借武力在唐朝立足,而现在其显耀的武勋逐渐消失,甚至有像史诃耽一样,由武职转向文职的情况。结合唐朝初立,由战乱转向和平的社会大背景,这样地变化似乎也是合理的。
也因为如此,所以粟特史姓的官位变化在唐朝呈现一个类似波浪起伏的状态,以我目前所掌握的墓志以及史姓的家族成员来说,共有30个家族或者个人有官职军功,其数量分布为唐初11个,安史之乱4个,安史之乱后对吐蕃战争3个,唐末5个,其余7个。这其中,不计安史之乱中的官职(史姓称帝),我们可以看到,史姓家族成员在唐初、安史之乱、对吐蕃战争、以及唐末的时候出现最多,而这些时候也都是战乱频发的时间点。
在安史之乱中,出现的粟特史姓有史思明家族、史余緒、史定方、史招福后三者皆为安史部将。而后在因安史之乱影响下的吐蕃入侵战争中又有史敬奉、史抗、史履澄,其皆为边将。
唐末时又出现了史匡翰家族,史敬存、史完府、史儼、史敬鎔,后四人皆为李克用部将。
史匡翰的曾祖父为史怀清“安慶九府都督”,祖父为“安慶九府都督”,史匡翰的父亲是史建瑭,字國寶“典昭德軍、檢校工部尚書、檢校左僕射”[]按之前的结论,史匡翰家族在其父这一代应该没落了,但是到了史匡翰却更加的显耀,其原因还是因为战争,史建瑭擒叛將李瑭,立功授检校工部尚书(正三品),从而为其家族续写辉煌。史匡翰袭父功而升军职,立下基础。史匡翰有子四人,彥榮“宮苑史,湊州刺史。”、彥澄“西頭供奉官”、彥琪“西頭供奉官”、□□“□別駕”。从史匡翰的后代官职来看,其家族又显颓势。
与史匡翰家族[]有着类似际遇的家族还有史用诚家族与史宪诚家族。史用诚卒于太和四年(830年),时年五十九岁,以20年一代人推算,其父史播在安史之乱前出生,经历安史之乱。史用诚曾祖父史惟靜“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子賓客,兼侍御史,河南節度先鋒兵馬使。”祖父史勤“銀青光祿大夫、太常卿,兼侍御史,河南節度先鋒兵馬使。”父亲史播“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國子祭酒、河南節度軍馬都兵馬使,兼御史中丞、普寧郡王。”三代袭“河南節度先鋒兵馬使”[],甚至在史播这一代,还更进一步封“普寧郡王”,不难猜测因为安史之乱的缘故,为史播提供了机会,再次立下武勋,史用诚家族继续延续,到了史用诚又有讨伐吴元济之战,而累迁左羽林军大将军。史用诚有三子一女,史宗简、史宗授、史副郎、平娘,除史宗简为福王府參軍,其余皆无记载。
史宪诚家族,史孝章[]卒于839年,时年39岁,以二十年一代人估算,其曾祖父史道德“开府仪同三司、试太常卿、上柱国、怀泽郡王”经历了安史之乱,但由于《史宪诚传》[]中未记载,史道德也未有史料,无法确定其安史之乱前的官职,但至少可以确定,其家族一定是在安史之乱中立下了不小功绩。乃至史周洛可以袭封北海郡王。史宪诚平田布军乱,后为乱军所杀,史孝章得其荫蔽,至离世官至“宁庆等州节度观察处置使朝散大夫检校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赐紫金鱼袋赠右仆射”[],史孝章有子三人,其二早逝,独留史焕,有一女史十三娘,官职婚假皆无记载,至此史宪诚家族衰落。
三、婚姻
婚姻是延续家族传承的基础,也是一个民族繁衍壮大的根本凭借,而粟特史姓的婚姻状况则随着入唐的时间的变化而产生了变化。
卢兆荫在研究中亚何国人的时候,曾以何文哲为例子,论证了他的观点——粟特后裔在婚姻方面仍旧以族内通婚为主。[]但是程越发表了不同的观点。其认为,虽然入华的粟特族后裔仍旧保持着族内通婚的风俗传统,但是在他们中间,也越来越多的出现了与汉人通婚的现象。以此认为是汉化的具体表现。[]此外,持有这样观点的还有李鸿宾,他也认为族内通婚是入华粟特人婚姻的首要选择,但是除了族内通婚,与外族人结合也时有可见。[]陈海涛和刘慧琴通过比较唐朝安氏和康氏两姓的墓志指出,随着其入唐时间的推移,家族的规模越来越大,族外婚相比于族内婚的数量越来越多,有取而代之的趋势。[]殷宪却认为虽然入华粟特后裔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被汉人接受,出现了通婚的现象,但是,粟特后裔中的贵族、高级官员等部分却仍然保持着族内通婚的传统。[]
我认为在史姓家族之中,更多存在的是类似陈海涛、刘慧琴的观点,他们的婚姻经历了一个由粟特族内部通婚,到与外族通婚地转变。
根据现有的史料记载,我们所能知道的粟特史姓的婚姻状况有,史索严、安娘夫妇,史陁孙女二人,安怀夫妇、康氏夫妇。史诃耽、康氏(甘州张掖人)、南阳张氏夫妇。史思明、辛氏夫妇,史懷、娶顿丘李氏夫妇,史思礼、武功苏氏夫妇,史宪诚、冀国夫人李氏、赵国夫人高氏夫妇,史瓘、河东薛氏夫妇,史用诚、李氏夫妇,史匡翰、鲁国大长公主夫妇。
表一 粟特史姓婚姻嫁娶情况表
姓名 嫁娶 大致时间(以逝世时间作为参考)
史索巖,字元貞 安娘,字白[] 顯慶元年656年
史陁孙女“師”女[] 安懷 长寿二年693年
史陁孙女英女[] 康氏 显庆二年661年
史訶耽,字說[] 康氏,甘州張掖人;
後妻南陽夫人張氏,南陽郡西鄂人
總章二年670年
史思明[] 辛氏 乾元二年759年
史思禮,字伯珪[] 武功蘇氏 天寶三年745年
史憲誠[] 冀国夫人李氏
赵国夫人高氏
大和七年835年
史善法,字醜仁[] 康氏 长安二年702年
史瓘[] 河東薛氏 天寶六年748年
史用誠[],字君諒 夫人李氏,封趙君夫人。 大和四年830年
史論[] 崔氏  
 
表一 粟特史姓婚姻嫁娶情况表 续
史論下一代(女) 張峰 会昌七年847年
史匡翰[] 建瑭子,魯國大長公主 天福七年942年
 
 
经统计,共有15次嫁娶,其中有粟特史姓与粟特其他族通婚的,如史索严娶安娘、安怀娶史陁孙女。有粟特史姓与汉人通婚的,如史诃耽娶南阳张氏。根据表格,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初唐时,粟特史姓,更倾向于与其他昭武九姓的族人通婚,而到了中唐以后,则出现了更多的与汉人通婚的现象,除了史法善娶了康氏之外,则无一例与胡人通婚的例子。
并且,婚姻在繁衍后代之外,还出现了政治因素的影响。比如,史匡翰娶魯國大長公主。史匡翰的父亲史建瑭,“光化中典昭德軍,以擒叛將李瑭功授檢校工部尚書,加檢校左僕射。”,史匡翰本人颇具有传奇色彩,平反叛、剿贼寇,朝廷以之尚鲁国公主,最后官至义成军节度使,终年四十岁[]。而此时正是唐末年,唐王朝通过嫁娶公主的方式来稳定局势。
四、生活
粟特族人,作为外来的民族,即使经过了长时间地汉化,在生产生活等方面,与中原地区还是有许多的不同点。
(一)商业
荣新江先生认为,粟特族人是一个商业民族,虽然长期首期受其周边强大的外族势力控制,但是粟特一族在外族的统治之下,不仅没有衰弱消失,反而增强了自己的应变能力。[]我们可以从在唐朝生活的史姓粟特人中看出一些端倪。
我将在唐朝的粟特人分为两个部分来说明粟特史姓的商业传统,一个是进入唐朝的官员体系之中,作为官员而生活的粟特史姓部分,另一个是虽然从属于唐朝,但是生活在边地,没有进入唐朝内地的粟特史姓部分。
首先来看第一个作为官员而生活的粟特史姓部分。粟特史姓族人进入唐朝之后,便逐渐稳定下来,其迁徙也是紧跟官职变化而变化的,不再有像其祖辈一样,会经历长途的经商贸易,但是作为商业民族的后裔,他们还是会进行商业活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史诃耽,在《唐会要》中有提到:“永徽元年(650)十一月二十四日,中书令褚遂良抑买中书译语人史诃担宅。”[]我们由此可以得知,史诃耽在长安至少有两处房产,否则褚遂良不会不顾名声,用低价强买宅院。而长安作为都城,其房价怎么想都不会低,而史诃耽作为一个翻译官,其俸禄很难支持其购买两处房产。我们由此可以结合其民族传统——商业,可以知道,史诃耽应该是在其任职之余,还经商赚钱。此外褚遂良抑买房产,通过其身份可以猜测,房屋一定不会破旧,甚至可能十分豪华。并且我们还能通过史诃耽墓志:“至若门驰千驷,既无娇侈之心,家有万金,自有谦撝之誉。”略窥其家产规模。[]
其次是未进入唐朝政治层级,作为一个普通百姓的史姓粟特族人。他们在生活之中,总是充斥着商业的影子。《粟特人在中国——历史、考古、语言的新探索》[]中有这样的描述,史姓粟特人是西州的百姓,他为一个粟特商人作了保。在《粟特人在中国——历史、考古、语言的新探索》《公元7-8世纪高昌粟特社会的文献记录:唐朝户籍所见的差异和演变》[]中提到,粟特人人均分配到的土地比非粟特人更少,却可以养活更多的儿童和维持更高的生活标准。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其通过了农业以外的其他途径获得了更多的收入,以此来养活更多的儿童和维持更高的生活标准。而结合其民族特性,答案不外乎是商业途径。
(二)宗教
《新唐书·百官志》记载“两京及碛西诸州火祆祠,岁再祀,而禁民祈祭。”[]这其中火祆祠就是指祆教的庙宇。目前可见最早的记载是清代杨荣鋕的《景教碑文纪事考正》,其中卷一《火袄考原》中指出祆教源于波斯的“柞阿乐士”,也就是我们熟悉的琐罗亚斯德教。在粟特人进入中原之后,祆教影响因为汉化与战乱的原因,在逐渐淡化。荣新江先生通过查阅史籍,认为安史之乱后长安与洛阳并没有新的祆教祠建立,也没留下祭祀的痕迹。仅找到的记录是在河北地区新建了两座祆祠。[]似乎在安史之乱后,除了迁往河北的粟特人,大部分在华的粟特人已经抛弃祆教的信仰,而转投其他宗教。我们无法确定是否仅有迁往河北的粟特人仍保持着祆教信仰,但是我们可以确定在唐朝末年,祆教仍然存在,仍有史姓粟特族人保持着对祆教的信仰。在《墨庄漫录》卷四中有记载“东京城北有袄庙。袄神本出西域,盖胡神也,与大秦穆护同人中国,俗以火神祠之。京师人畏其威灵,甚重之。”[]其中提到了史世爽家族,其家族世代为祆祠庙祝,如咸通三年授牒于宣武节度使的史怀恩,有显德三年授牒于端明殿学士王乃朴的史温,还有显德五年亦授牒于王乃朴的史贵。他们的存在就可以说明粟特史姓至少部分仍保有祆教的信仰。并且受到地方政府的认可。史世爽家族的祆教的传承,不仅延续了祆教在中原地区的存在,也传播了不一样的思想文化。
结  论
史姓粟特族人,作为昭武九姓的一支,从中亚远迁至唐朝。在许许多多的地方留下了足迹,包括西州、原州、靈州、并州等等。而其拥有的强大武力,也为唐朝的建立与维持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无论是初唐的战争,还是对吐蕃战争,我们都可以看到史姓粟特族人的身影。从他们的婚姻状况可以看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也在慢慢融入汉家文化。不过在经历长时间的汉化过程后,他们也保留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特色,比如商业,无论是居于庙堂,还是处于江湖,经商永远是他们离不开的活动。此外,他们也为唐朝带来了不一样的宗教信仰,比如祆教,也借此传播了不一样的思想文化。本论文的观点并不全面,仅在官职、迁徙、生活方面有所阐述,可以在宗教与葬地等方面继续深入研究探讨。
 
 
 
 
 
 
 
 
 
参考文献
[1](北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
[2]荣新江,张志清.从撒马尔干到长安:粟特人在中国的文化遗迹[M].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 .
[3]吴钢.全唐文补遗[M].陕西:三秦出版社,1994.
[4]周绍良,赵超.墓誌彙編·續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5](后晋)劉昫.旧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6]李永強 ,余扶危 .洛陽出土少數民族墓誌匯編[M].郑州:河南美術出版社,2011 .
[7](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M].北京:中华书局,1956 .
[8](清)董诰等编.全唐文[M].北京:中华书局,1983.
[9](北宋)薛居正.旧五代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6 .
[10](北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
[11]卢兆荫.何文哲墓志考释——兼谈隋唐时期在中国的中亚何国人[J].考古,1986(9).
[12]程越.从石刻史料看入华粟特人的汉化[J.史学月刊,1994(1).
[13]李鸿宾.唐代墓志中的昭武九姓粟特人[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6.
[14]陈海涛,刘慧琴.来自文明十字路口的民族:唐代入华粟特人研究[M].上海:商务印书馆,2006.
[15]荣兴江主编.唐研究第十二卷[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
[16](北宋)王溥.唐会要[M].北京:中华书局,1955.
[17]罗丰.丝绸之路上的考古、宗教与历史[M].北京:文物出版社,2011.
[18]荣新江.粟特人在中国——考古、历史、语言的新探索[M].北京:中华书局,2005.
[19]荣新江.中古中国与外来文明[M].北京:三联书店,2001.
[20]孔凡礼点校.墨庄漫录[M].北京:中华书局,2002.
[21]马晓玲. 北朝至隋唐时期入华粟特人墓葬研究[D].西北大学,2015.
[22]杨军凯:《北周史君墓石撑东壁浮雕图像初探》,中山大学艺术史研究中心编:《艺术史研究》第五辑,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3.
[23]陈尚君辑校.全唐文补编[M].北京:中华书局,2005.
[24]章群.唐代蕃将研究[M].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6.
[25]章群.唐代蕃将研究续编[M].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90.
[26]马驰.唐代蕃将[M].西安:三秦出版社,2011.
[27]高文文. 唐河北藩镇粟特后裔汉化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12.
[28]赵振华.唐代粟特人史多墓志初探[J].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09,30(11).
[29]李晓明.唐史宪诚家族在河北的活动[J].甘肃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6,26(05).
[30]李晓明. 唐史孝章家族研究[D].兰州大学,2017.
[31]尹勇.唐魏博节度使史宪诚族属再研究——兼论“泛粟特”问题[J].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04).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文学论文]宗臣《报刘一丈书》研究
摘要 纵观宗臣的《报刘一丈书》这篇文章,用冷峻的讽刺,漫画的笔法,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再现了明朝嘉靖年间的社会现状,刻画出官场的人情冷暖,具有较高的现实意义和艺术价值。同时该文作为一篇朋友通信,也具有极高的写作技巧;已有研究文章此点涉及不多,本选题意在此点用力,由此深入挖掘宗臣写此文的背景和目的。首先,本文从《报刘一丈书》已有的研究成...[全文]
[文学论文]中学语文个性化作文教学
摘要现今教学中思维定势对学生写作造成了约束,学生写作时无法写出真正的自我和真实的个性。而个性化作文教学的目标就是为了学生抒发感情,表达个性,把学生本身作为教学的出发点和目的地,这也是对人的人文关怀。本文基于个性的理论,对个性化作文教学做出了基础的探讨,针对个性化作文教学提出了基本的策略和方法。 个性化写作并不与考场作文相反,本文旨在通...[全文]
[文学论文]郑板桥题画诗研究
摘要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他的诗书画堪称郑虔三绝。他的绘画与题画诗独具一格,自成一家,影响深远。本文主要论述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背景、创作理念、创作内容、创作风格,从文学价值、审美价值、文化价值等方面入手,初步阐释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价值、创作影响。 关键词 郑板桥 题画诗 创作内容 创作价值 创作影响 A study of zheng banqiaos painting poem...[全文]
[文学论文]恽珠研究
摘要 恽珠是清代闺秀论坛的奇葩。她一生相夫教子,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职责,从而成为了贤妻良母的典范。作为古代的一个女子,她的职责算是尽到了。她自身在诗词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她的诗词中充分反映了她创造出来的多彩斑斓的世界以便能够帮助我们更加全面的深入了解清代大家闺秀的生存发展状态和清代诗歌的内涵与概貌。此文将首先详细介绍恽珠的家世和文化背...[全文]
[文学论文]元好问山水诗研究
摘要元好问是金末元初伟大的作家、历史学家和诗歌评论家,山水诗发展到金元时期,由元好问推向新的高潮,除了简单的模山范水之外,元好问还将难以抒发的爱国情怀和朋友间的真挚友谊写进山水诗篇,形成了悲壮与雄浑一体的独特诗风。诗人喜爱高山流水连带着亭台楼阁,既有雄肆豪放、跌宕多姿的古体山水诗,又有笔力苍劲、蕴含深厚的律体山水诗,使得七律与七古成为...[全文]
[文学论文]庾信诗赋中的乡关之思
摘要庾信是南北朝时期由南入北的一位重要文人,其入北后的诗赋充斥着深深的乡关之思,其诗赋中的乡关之思具体表现为故国之思、羁旅愁思、忏悔反思,而究其乡关之思的深层意蕴,可以看出庾信的忏悔精神与忠孝之间的矛盾心理,同时这也是庾信后半生羁旅生涯的精神支柱。 关键词 庾信 乡关之思 忏悔 羁旅 The Thought of Xiangguan in Yuxins Poems Abstract Yu Xin was an important literati ...[全文]
关闭窗口 论文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