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高赢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主页 > 文学论文 > 《沉香屑·第一炉香》与《喜宝》中女主人公形象分析

《沉香屑·第一炉香》与《喜宝》中女主人公形象分析

作者2021-06-02 13:05未知

摘  要 葛薇龙和姜喜宝分别是张爱玲小说《沉香屑·第一炉香》和亦舒小说《喜宝》中的女主人公,她们从独立到堕落的过程,真实地反映了都市女性心理、生理上的抗争与矛盾。论文试图通过对薇龙和喜宝两个人物形象的比较分析,探讨她们的缘故使然并告诫女性以免陷入“薇龙式”或“喜宝式”的悲剧。
关键词 葛薇龙  喜宝  女性形象
 
An analysis of the heroine's image in the first incense and Xibao
Abstract  Ge Weilong and Jiang Xibao are the heroines in Eileen Zhang's novel "Chenxiang crumbs · the first furnace incense" and Yishu's novel "Xibao". The process from independence to degeneration of them truly reflects the psychological and physiological struggles and contradictions of urban women. Through the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he characters of Weilong and Xibao, this paper tries to explore their causes and warn women not to fall into the tragedy of "Weilong style" or "Xibao style".
Key  words  Ge Weilong  Jiang Xibao  Female image
 
 
 
 
 
 

 
目    录
引言 1
一、同是天涯沦落人 1
(一)生存之艰难 1
(二)沉沦之迅速 2
(三)命运之悲惨 3
二、各自当情各自欢 4
(一)思想意识相差 4
(二)爱情观念有别 5
三、对现代女性的启示 6
(一)努力实现人格独立 7
(二)正确对待物质欲望 7
结语 8
参考文献 9
致谢 10

引 言
张爱玲的《沉香屑·第一炉香》以香港为背景,描写了为躲避战乱而跟随父亲到香港暂居的女中学生葛薇龙,为了留在香港读书而投奔与家庭断绝关系多年的姑妈,结果落入姑妈设计好的圈套,成为她引诱男人的一颗棋子,最终走上不归路而沦为交际花的故事。亦舒的《喜宝》也描述了才貌双全但生活窘迫的女高材生姜喜宝,为了筹集在剑桥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而将自己卖给不同的男人,最终荒废学业,一事无成的故事。两部作品皆以香港为背景,写了年轻女性从渴望完成学业,获得独立到禁不住金钱和物质的诱惑,最终堕落的故事。比如,葛薇龙在梁太太家住了三个月后,已然对那里的生活上了瘾;姜喜宝将自己卖给勖存姿时,提出的唯一条件是要读书,而当她发现勖存姿是如此富有时,立即盘算要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他的遗嘱上,渐渐失去了求学的兴趣。但这两位年轻女性在思想意识和爱情观念上也有着迥异之处,引人深思。
一、同是天涯沦落人
(一)生存之艰难
原本在上海读书的女中学生葛薇龙在“八一三事变”后,跟随家人到香港去避难,并就读于香港的南英中学。两年后,随着香港生活成本日渐提高,葛薇龙父亲的一点点积蓄已无法维持一家人的日常生活开支,加之上海的局面慢慢好转。于是,他们便准备启程返沪。葛薇龙盘算了一番,如果自己在香港继续读书,第二年夏天就可以毕业。而回上海后她还要再换学校,再学一年。为了完成学业,她走投无路之下,只能瞒着家人向断绝关系已久的寡居的富有姑妈寻求物质帮助。面对梁太太的冷嘲热讽,薇龙虽心有不悦,但为了让姑妈收留自己,得到学费和生活费,也只能一面赔笑,一面道歉。
二十一岁的姜喜宝是剑桥大学圣三一学院的高材生,她出身贫寒,五十年代的时候母亲是一名空中小姐,年轻时便与喜宝的父亲结了婚。那种浪荡子,专精吃喝嫖赌,标准破落户,借了钱去丽池跳舞,丽池改金舫的时候喜宝的母亲与他离婚[]。那时的姜喜宝只能牙牙学语,幼小的她从此便与母亲一起生活,为了维持母女两的日常生计,喜宝的母亲一直在工作,从空中小姐到地勤再到售票员。初到英国的姜喜宝,为了获得在英国求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将自己出“卖”给唐人街餐馆调酒师韩国泰,但二人关系破裂后,喜宝无奈只能从伦敦回到香港。飞机上,喜宝结识了富家女勖聪慧,在聪慧的订婚宴上她凭借自己的妩媚机智俘获了聪慧父亲——勖存姿的芳心,一番无谓的挣扎后又将自己出“卖”给了他。而喜宝提出的唯一要求是“我要读书”。[]
年轻的葛薇龙和姜喜宝,都把完成学业当作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但贫寒的家境,使她们的求学之路受到阻碍,柔弱的她们没有办法凭一己之力养活自己甚至交付学费。最终,只能想方设法寻求外界的物质帮助。 
(二)沉沦之迅速
葛薇龙在来求助梁太太前便听说她的名声不是很好,本以为是旁人造谣生事,谁曾想竟是真的。她想到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平白淌进这浑水里,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但又不甘心白白走这一趟受的气,内心经过一番挣扎后住到了梁太太家。她劝慰自己“只要我行得正,立得正,不怕她不以礼相待。外头人说闲话,尽他们说去,我念我的书”[]。刚到姑妈家,她在自己的衣橱里发现了许多华丽的服饰,心想必是姑妈忘了把衣橱腾出来。但她始终是个孩子,忍不住将自己锁在房间一件件地试穿,这些衣服也都恰巧合身,薇龙忽然明白,其实这些都是梁太太特意为她置备的。虽然薇龙嘴上说着姑妈可能是忘收拾了,但身体却很诚实将所有的衣服都试了个遍,葛薇龙爱慕虚荣的心理在此时已经慢慢地显露了出来。
住进姑妈家后,葛薇龙日日游走于梁太太为她安排的各种交际场所,从不知所措到游刃有余。一日,在和薇龙聊天时,睨儿说到她读书太幸苦,薇龙告诉她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才获得这一个读书的机会,怎能不努力念出些成绩来。而自己之所以日日在外应酬,无非是看在梁太太为她提供吃穿用住的面子上,不得不随和一些。这时的葛威龙仍是清醒着的,她明白努力读书才是自己唯一的出路。逐渐意识到梁太太收留她是为了利用她来勾引男人后,她下定决心要回上海,并说再也不会回香港,甚至在当天就出门买好了船票。但在回去的路上遭遇倾盆大雨而病倒,耽搁了回上海的打算。病好后,“薇龙突然起了疑窦——她生这场病,也许一半是自愿的;也许她下意识地不肯回去,有心挨延着……”[]此时奢靡的生活早已将她迷得神魂颠倒,在无力的挣扎过后,薇龙向梁太太妥协,只道:“你让我慢慢地学呀!”[]她渐渐习惯用美色兑换物质的生活,最终自愿沦为妓女,日复一日地为梁太太和乔琪乔赚钱。
姜喜宝在父母离婚后跟随母亲一起生活,过够了穷苦的日子。她在很小的时候便知道依附于男人,利用美貌获取自己所需的东西。喜宝不愿回到香港上班,租一间房子,日复一日地过那种朝九晚五的文员生活。她早早地便为自己规划好人生目标:毕业后,取得剑桥的法科文凭,留在英国,成为一名律师。刚到英国的第一年,她将自己“卖”给韩国泰,韩国泰帮助她从野鸡秘书学校进入剑桥圣三一学院,并承担了她一年的学费与生活费。
第二次回到香港做了勖存姿的情妇,也只是想要借助他完成自己的学业。当宋家明说到将来伦敦的事务可能都会交由她处理后,喜宝便坦白,她对此并不感兴趣,只想念好书,而勖先生恰巧会供给她生活费和学费。她给自己六年的时间,叮嘱自己读完这六年的功课,便会离开勖存姿。大学教授汉斯的出现让喜宝坠入了情网,她深切地爱着他。勖存姿警告喜宝未果后,他当着喜宝的面开枪杀死了汉斯。喜宝因此变得一蹶不振,日日酗酒,生了一场大病,甚至请了心理医生。她开始颓废,觉得读书已经没用了,提出要永无止境地休学。即便勖存姿承诺可以帮助她成为最年轻的大律师,设法使她进入国会,也未能使喜宝提起半点兴趣。
无论是寄居在姑妈家中的葛薇龙,还是不得已做了勖存姿情妇的姜喜宝,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借助他们的钱财完成自己的学业,渴望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获得人格的独立。但最终,两人都荒废了学业,葛薇龙在姑妈和乔琪乔的诱惑以及自己贪婪虚荣心理的作祟下,一步步沦为娼妓;而喜宝在勖存姿杀死自己的爱人后,成为行尸走肉,虽然最后得到了一笔遗产,但此时的她已经永远失去了“爱”与“被爱”的权利,最终走向寂寞空虚的境地。[]
(三)命运之悲惨
葛薇龙在住进梁太太家后,她的人生已经偏离了原本的轨迹,葛薇龙不是没有意识到,但她却愿意揣着明白装糊涂,因为自己已经离不开如此优越的物质条件。结识了乔琪乔后,一方面为了报复姑妈抢走自己心爱的男人,另一方面在乔琪乔甜言蜜语的攻击下,葛薇龙已经于不知不觉中固执地、卑微地爱上了他。为了和乔琪乔结婚,她主动提出要成为梁太太的诱饵,替乔琪乔赚取钱财。和乔琪乔成为夫妻后,“薇龙这个人就相当于卖给了梁太太与乔琪乔,整天忙着,不是替梁太太弄钱,就是替梁太太弄人。”[]葛薇龙一面自愿出卖自己的身体来获得报酬,以满足乔琪乔在外面的花天酒地,他们的婚姻公平而悲哀,她得到她自以为得到了的爱,他得到金钱[];一面成为姑妈的棋子,为她勾引男人,满足私欲。面对乔琪乔的坦然相劝,她笑道:“我爱你,关你什么事,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这个时候的葛薇龙与先前一心想着要努力完成学业的她已经判若两人。她沉迷于奢靡的生活,为了卑微的爱情,自愿沦为娼妓。
从小过怕了苦日子的姜喜宝,靠出卖自己的青春来养活自己,她认为青春不卖也是会过时的。无论是第一次卖给韩过泰还是第二次卖给勖存姿,她都是清醒自愿的,因为她要从他们身上获取学费和生活费。她知道勖存姿有钱,但没想到他如此富有。这使喜宝不满足于只依靠勖存姿过安稳的生活,她一心想要让勖存姿把自己的名字写进她的遗嘱内。“哪怕届时我已是六十岁的老太婆,钱还是钱。”[],她的欲望在无形中一点点膨胀。喜宝慢慢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却也在一点点失去自由。她彻底堕落,觉得读书已经毫无意义。最终,勖存姿去世时,姜喜宝如愿得到一大笔财富。但这时的她却早已失去了青春,变得一蹶不振。“勖存姿的故事是完了,但姜喜宝的故事可长着呢。”[]
一直想努力读书完成学业的葛薇龙,一步步掉入梁太太为她布下的陷阱。三四十年代的中国是一个男尊女卑的男权社会, 当时的社会没有给女性提供更多的生存出路。[]睨儿就曾“告诫”过薇龙,香港只有一个大学,很多大学生毕业了也找不到工作,或者到教堂里教书,拿着微不足道的工资,受着外国人的欺负,更别说薇龙只是一个初中生。因此劝她趁着交际的机会,为自己挑拣一个合适的人。薇龙嘴上虽嫌弃着,但行动却早已出卖了她的内心。在情欲和物欲的操纵下,她彻底沦为姑妈和丈夫赚钱的“工具”。而年纪轻轻的姜喜宝早就为自己的人生做好了规划,总想着有一天能出人头地,鹤立鸡群。因为年轻与聪明,她成为勖存姿最喜欢的情妇。她一心想要获得更多的钱,努力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勖存姿的遗嘱中,而事实上,她最终得到的也只有钱。荒废了学业,暧昧的男友被枪杀,母亲因为她自杀,包养她的情夫患病而亡……小说的最后,喜宝对着满屋子的金钱却没有一丝欢喜,变得更加虚无。[]葛薇龙和姜喜宝的悲惨命运,其实也是在当时男权社会的压迫下,千千万万个女性悲剧命运的真实写照。
二、各自当情各自欢
(一)思想意识相差
张爱玲笔下的葛薇龙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弱女子形象,从她瞒着家人前往梁太太家,为了得到她的资助而隐忍着向梁太太点头哈腰时,她就已经输了。对于自己的人生,葛薇龙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明确的打算,也未曾树立过任何坚定的目标。她只想着要先在香港读完初中,对于读完初中后该如何安排自己的人生,她丝毫未曾考虑过;她一直想着要找一个真正爱自己,和自己情投意合的人谈恋爱,但却从没有为此努力过;她一心想要和乔琪乔结婚,却不考虑婚后的日子该怎么过,是否会真正的幸福……她卑微地被迫接受着梁太太为自己安排的一切。痛恨梁太太把自己当做勾引男人的棋子,却缺乏反抗的勇气。在金钱堆砌的壁垒中,她一直自欺欺人,一步步迷失自我,身陷囹圄,最后沦为男性世界的女奴。
在和乔琪乔的纠缠中,她始终毫无保留地付出自己的感情甚至是贞洁,却从来没有获得过这个男人等同的回应, 乔琪乔对她说了许多花言巧语,却从来没有承认自己爱过薇龙。你深爱着的那个男人并不爱你,赚取你的钱财是他和你结婚的唯一目的,而且想好了以后怎么离婚,你还会和他结婚吗?葛薇龙的答案是,会。她与乔琪乔的婚姻是她出卖自己卑微求得的,张爱玲曾说:“女人……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生性自卑和懦弱的葛薇龙,注定在这场赌注中会被伤害的体无完肤。
与葛薇龙截然不同,姜喜宝始终是自信的、主动的,精于人情世故,她知道如何利用别人对她的爱来获取自己所需要的。喜宝从小就被母亲灌输金钱至上的思想,一遍遍地被劝诫“女儿如果有人用钞票扔你,跪下来,一张张拾起,不要紧,与你温饱有关的时候,一点点自尊不算什么。”[]喜宝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明确的目的,出国读书是为了使自己将来回到香港能谋得一份体面的、高收入的工作。当母亲问她能否与韩国泰结婚时,她觉得一个在剑桥读BAR的学生嫁给唐人街餐馆调酒师实在是一件滑稽的事。理智、清醒的姜喜宝,对自己的未来有明确的计划,韩国泰于她而言,不过是走向成功的一块踮脚石,“每个女人一生之中必须有许多男人作踏脚石”[]她说。得知喜宝要和自己解除关系时,韩国泰无比气愤地指责他是一个冷酷无情、唯利是图的女人。面对韩国泰的犀利指责,喜宝并未有一丝愧疚,她觉得自己并不曾亏欠过他什么。
喜宝一直希望能得到许多的爱,然而所希望的成为不了现实时,她告诉自己那有很多的钱甚至是健康也是可以的。理智的姜喜宝选择用青春和美色来换取自己所需,在还不知道勖存姿的身份时,她已经用自己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狡黠和妩媚将勖存姿及其儿子勖聪恕收获囊中,最终现实的天平使她偏向了勖存姿。面对勖存姿直截了当的提出要包养她,她只是短暂的难过了一下,便回过头来做出了选择。作为剑桥圣三一学院的法学生,喜宝有着很清醒的认知,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这时对于她来说,摆脱当前的经济压力,将自己从困窘的处境中解救出来才是最先要考虑的。喜宝之所以选择主动出卖自己来换取金钱和地位,很大程度上也受到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的影响,她说“我不会怪社会,社会没有对我不起,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二)爱情观念有别
虽然葛薇龙和姜喜宝都出卖了自己,但细究其原因,二者之间却存在着很大区别。葛薇龙为了和乔琪乔结婚而向姑妈妥协,甘愿出卖自己的身体为他赚钱;姜喜宝则是为了能够得到更多的钱而不断选择出卖自己。两者对待爱情的态度差别显而易见。
虽然已经掌握了交际圈的生存法则,但葛薇龙却对梁太太物质化的爱情观念嗤之以鼻,对围绕在她身边的充满欲望的男人无比地厌恶。面对司徒协暧昧的诱惑,她下意识地选择了拒绝,却陷入了在交际场上认识的乔琪乔的花言巧语中。她知道乔琪乔在家里并不受待见,不会有一番大作为,也清楚乔琪乔追求自己只是心血来潮,可能他对所有的女生都是如此。但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葛薇龙,仍旧死心塌地地爱上了他。即便乔琪乔是个花花公子,曾经明确地告诉过葛薇龙,自己不会和她成为夫妻,也不可能爱上她,只能给她带来快乐。但深陷情网的葛薇龙还是不可抑制地爱上了他,有着一种近乎疯狂的迷恋。
当她发现乔琪乔与自己发生关系后,又与服侍她的丫鬟睨儿纠缠不清。而爱惨了乔琪乔的葛薇龙并未敢前去找他理论,失望与愤怒击垮了她,只是对着自己的丫鬟胡乱发泄一通。事后,葛薇龙决定回到上海,并再也不会回香港,但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她,怎么也狠不下心离开。她心中隐隐暗含着一丝期待,奢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使乔琪乔回心转意,所以最终选择留下来和乔琪乔结婚。婚后,她主动承担起了赚钱养家的重任,利用自己的美貌获取钱财,成为上流社会的高级妓女。为了满足乔琪乔的需求,她疯狂的透支自己的身体。仿佛只有这样自欺欺人的自我毁灭才能减少她内心的无望与痛苦。而婚后的乔琪乔依旧在外面沾花惹草,对他的不真诚葛薇龙统统知晓,也知道自己以后的生活是“无边的荒凉”“无边的恐怖”,却仍旧不可抑制自己对乔琪乔的感情和付出,更逃离不了物质生活带给她的桎梏。[]在这场不平等的婚姻中,葛薇龙是不幸的,她始终驾驭不了自己的婚姻,但在传统思想对女性意识的束缚下,她仍然竭尽所能想要讨好并不爱自己的丈夫,努力赚钱养家。葛薇龙如此卑微的爱,使自己的尊严尽失,成为男性的附庸和感情的奴隶,令人可悲可叹!
相较于薇龙对爱情的痴迷,喜宝对待爱情则是不屑的。喜宝选择的是一种生存手段,与爱情无关。[]从小父母离异,父亲对她不管不顾,母亲虽然很爱她,但为了两人的生活不得不四处奔波。童年时期的喜宝在父母身上不曾享受过足够的,温暖的爱,长大后的她也断然不会对爱情充满期待。不难发现,无论是初到英国求学时将自己卖给韩国泰,还是与韩国泰闹翻后选择成为勖存姿的情妇,喜宝一再地将自己卖给不同的男人,无非只是想借此满足自己金钱和物质上的需要,即使这个人是自己好友的父亲,她也无所畏惧。在香港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赤裸裸的金钱交易取代了古代才子佳人的爱情模式。勖存姿极度缺乏的青春和生命力在喜宝那里却是极度充盈,因此当富有的勖存姿想用金钱换取拥有青春和生命力的喜宝时,精于算计的喜宝只是短暂的犹豫了一下便妥协了;在千万条道路中,迫切希望摆脱生活底层的窘境进入上流社会的喜宝,选择用出卖尊严和青春来获取金钱。在喜宝的人生观念中,金钱的重要性往往比爱情要多得多。她清楚地知道自身的优势,为了获得丰厚的物质享受,她心甘情愿地出卖自己。恰如姜喜宝自己所说:“假使有人说他爱我,我并不会多一丝欢欣,除非他的爱可以折现。”[]即便后来爱上了宋家明,喜宝也一直在心里盘算:“但宋家明能爱我多久,我又能爱他多久?我是否得每天煮饭?是否得外出做工?是否得退学?是否要听他重复自老板处得回来得噜苏气?是否得为他养儿育女?”[]经过这短暂的一算,她便毫无留恋地放弃了宋家明。当勖存姿谋杀掉与她有暧昧的大学教授汉斯,即使内心曾后悔过,但为了勖存姿的金钱,面对他的提问,喜宝也能清醒地说不。在喜宝的世界中,天平总是会悄悄的偏向金钱的一边。在这个金钱至上的时代里,喜宝就这样开始变得麻木不仁,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困窘的成长经历和现实社会的压力使她的爱情观逐渐变异,最终得出金钱胜过爱情的观点,可悲可叹!
三、对现代女性的启示
(一)努力实现人格独立
在某些女性身上,经济上的弱势,决定了思想意识的依附。两位年纪相仿的少女——葛薇龙和姜喜宝,在面对生存困境时,不约而同地选择成为男性的附属品,依靠男人来获取生存资本,最终酿成不可挽回的悲剧。葛薇龙在姑妈安排的交际圈中混熟后,一直想物色一个靠谱的有钱人嫁了;喜宝为了摆脱出身低微、生活困难的窘境,一再地将自己的身体出卖给男人来换取金钱。喜宝和薇龙的人生悲剧,并不单单是她们自己的悲剧,更是男权社会中所有女性人生悲剧的一个缩影。因为传统社会思想观念带来的束缚,她们无法将以男性为生命支柱的思想意识完全摆脱。女性的独立人格为何而缺失?除了外在的客观条件外,这与女性自身无法走出封建传统文化的牢笼是密不可分的。张爱玲在《谈女人》当中曾说过:“女人当初之所以被征服,成为父系宗法社会的奴隶,是因为体力比不上男子,但是男子的体力也比不上豺狼虎豹,何以竟在物竞天择的过程中不曾为禽兽所屈服呢?可见单怪别人是不行的。”[]这将女性自身的局限性揭露的淋漓尽致。
由此可见,只有学会自立自强,实现经济与人格的平等独立,女性才得以在社会上立身处世,走向女性独立的解放之路。中国女性的独立人格意识,直到“五四”运动时期才有了一定的觉醒。如今,经济的不断发展和社会的不断进步,为女性广泛就业、参与社会生活提供了条件和机会,客观上提高了女性的地位和素质[],为她们实现人格独立提供了有利条件。现代女性在现实生活中应该尽可能使自己成为具有独立精神和独立意识的真正个体,通过努力使自己避免成为男性的附庸,实现真正的人生价值。不然终将陷入“薇龙式”或者“喜宝式”的悲剧。
(二)正确对待物质欲望
为了追求更好的物质生活,涉世未深的葛薇龙沉湎于梁太太为她安排的各种交际场所,最终成为被人随意取笑的上流社会的高级妓女;为了摆脱社会食物链最低端的标签,精明世故的姜喜宝一次次用自己的身体做交易,最终被自己建造的金钱牢笼所困。诚然,在当时被金钱和享乐主义异化的香港社会中,她们被社会环境所捆绑,对上流社会浮华的物质和奢靡的生活方式缺乏抵制的毅力。葛薇龙和姜喜宝身上所折射出的物质欲望,也是许多现代女性的命运与精神的真实写照。在物质与文化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人们的物质欲望被更大程度地调动起来。
现实生活中其实有不少的“葛薇龙”和“姜喜宝”,面对难以抵抗的物质诱惑,她们很快便深陷其中,所以对那些被媒体视频曝光的“某贪官包养情妇”之类的新闻我们也就见怪不怪了。在某相亲类节目中,更有女生毫不掩饰她们的物质欲望,提出“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人生格言”,令人咂舌。现代女性,每个人对物质都有追求,但应该把握好一个度。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得越来越好,在一定程度上,人们对物质财富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但人们对于物质欲望的更高层次的追求也在不断提高。所以现代女性在为自己谋得更高的物质享受的同时,要树立正确的物质观,正确对待物质欲望,切忌被物质所左右,成为它的“奴隶”。
现代女性应当意识到:对于物质的追求要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不能让其无限制的膨胀,要以合理的方式和方法去获取相应的报酬。同时,在面对物质诱惑的时候,要使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积极的调整心态,抵制外在诱惑,不盲目地进行攀比。否则,薇龙和喜宝式的悲剧依然会不可避免地发生。
结 语
张爱玲和亦舒两位女性作家所创作的小说,题材大多以都市男女的婚恋为主,从女性自身所处境地着手,将爱情的神秘面纱层层揭开,直接展现女性弱点,为人们揭露婚恋现实。《沉香屑·第一炉香》中,生性自卑的葛薇龙,本想在姑妈的帮助下完成学业,不曾想却被她当成满足自己私欲的工具;本想为自己觅得一个好的归宿,却被乔琪乔的花言巧语迷得晕头转向。在梁太太的不断逼迫和自己的物欲及情欲的操控下,渐渐迷失在声色犬马的上流社会中,成为供人消遣的交际花。《喜宝》中,精明世故的姜喜宝,本想靠出卖自己的青春来完成学业,以获得出人头地的机会,一次又一次,从韩国泰到勖存姿。而她自己却最终在金钱中迷失自我,深陷孤寂之境。两位年轻女性由渴望读书到荒废学业,由向往独立到迷失自我,种种经历和遭遇引发人们的无限思考,也为现代女性敲响了警钟。在欲望无限膨胀的现代都市中,我们唯有努力实现人格独立,正确对待物质欲望,才能使生活更加充实快乐,使人生变得更有意义。
 
 
 
 
 
 
参考文献
[1]亦舒·喜宝[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2017.
[2]张爱玲·倾城之恋[M]·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2.
[3]崔湘青·喜宝的人物形象管窥[J]·文学界(理论版),2010(9).
[4]张宇·传统女性意识的深层痼疾——浅析张爱玲笔下葛薇龙悲剧命运的内因[J]·长治学院学报,2014(8).
[5]张健·对欲海沉沦众生悲剧的悲悯之情——论《沉香屑·第一炉香》葛薇龙的悲剧原因及意义[J]·文化论苑(理论界),2007(8).
[6]余醴·比较张爱玲和亦舒笔下的薇龙和喜宝[J]·文学教育,2017.
[7]武召·被异化的人格——陈白露与葛薇龙艺术形象研究[J]·晋中学院学报,2016(4).
[8]孙田原·金钱时代的爱情——我看亦舒的《喜宝》[J]·北方文学(下旬刊),2011.
[9]韩雪·《第一炉香》与《嘉莉妹妹》中的女主人公比较研究[J]·文教资料,2017(第32期).
[10]张杰 胡玉娟·试论中国当代职业女性独立人格的追求[J]·学习与探索,1994(第2期).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文学论文]宗臣《报刘一丈书》研究
摘要 纵观宗臣的《报刘一丈书》这篇文章,用冷峻的讽刺,漫画的笔法,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再现了明朝嘉靖年间的社会现状,刻画出官场的人情冷暖,具有较高的现实意义和艺术价值。同时该文作为一篇朋友通信,也具有极高的写作技巧;已有研究文章此点涉及不多,本选题意在此点用力,由此深入挖掘宗臣写此文的背景和目的。首先,本文从《报刘一丈书》已有的研究成...[全文]
[文学论文]中学语文个性化作文教学
摘要现今教学中思维定势对学生写作造成了约束,学生写作时无法写出真正的自我和真实的个性。而个性化作文教学的目标就是为了学生抒发感情,表达个性,把学生本身作为教学的出发点和目的地,这也是对人的人文关怀。本文基于个性的理论,对个性化作文教学做出了基础的探讨,针对个性化作文教学提出了基本的策略和方法。 个性化写作并不与考场作文相反,本文旨在通...[全文]
[文学论文]郑板桥题画诗研究
摘要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他的诗书画堪称郑虔三绝。他的绘画与题画诗独具一格,自成一家,影响深远。本文主要论述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背景、创作理念、创作内容、创作风格,从文学价值、审美价值、文化价值等方面入手,初步阐释了郑板桥题画诗的创作价值、创作影响。 关键词 郑板桥 题画诗 创作内容 创作价值 创作影响 A study of zheng banqiaos painting poem...[全文]
[文学论文]恽珠研究
摘要 恽珠是清代闺秀论坛的奇葩。她一生相夫教子,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职责,从而成为了贤妻良母的典范。作为古代的一个女子,她的职责算是尽到了。她自身在诗词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她的诗词中充分反映了她创造出来的多彩斑斓的世界以便能够帮助我们更加全面的深入了解清代大家闺秀的生存发展状态和清代诗歌的内涵与概貌。此文将首先详细介绍恽珠的家世和文化背...[全文]
[文学论文]元好问山水诗研究
摘要元好问是金末元初伟大的作家、历史学家和诗歌评论家,山水诗发展到金元时期,由元好问推向新的高潮,除了简单的模山范水之外,元好问还将难以抒发的爱国情怀和朋友间的真挚友谊写进山水诗篇,形成了悲壮与雄浑一体的独特诗风。诗人喜爱高山流水连带着亭台楼阁,既有雄肆豪放、跌宕多姿的古体山水诗,又有笔力苍劲、蕴含深厚的律体山水诗,使得七律与七古成为...[全文]
[文学论文]庾信诗赋中的乡关之思
摘要庾信是南北朝时期由南入北的一位重要文人,其入北后的诗赋充斥着深深的乡关之思,其诗赋中的乡关之思具体表现为故国之思、羁旅愁思、忏悔反思,而究其乡关之思的深层意蕴,可以看出庾信的忏悔精神与忠孝之间的矛盾心理,同时这也是庾信后半生羁旅生涯的精神支柱。 关键词 庾信 乡关之思 忏悔 羁旅 The Thought of Xiangguan in Yuxins Poems Abstract Yu Xin was an important literati ...[全文]
关闭窗口 论文咨询